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

【瑞金】气呼呼,气呼呼:第九章

  【九】

  

  ●瑞金only,格瑞与金是情侣设定。

  

  【正文】


  第二天金早上起来的时候……


  第二天金下午起来的时候,感觉腰部一下都不是自己的了,他觉得自己失去了腰,失去了双腿,唯有屁股间火辣辣的感觉,还时刻提醒着他的下半身还健在,而不是突然间被人掳走截肢了。


  一打开电话,一瞅时间,天啊,都下午三点了,说起来他还是被饿醒的,经历了一场十分非常万分激动的性/事,然后这个时间才起来,可不是会饿吗?


  卧室外偶尔传来几声叮铃桄榔的声音,不知道格瑞在干什么,金没力气喊人,更没力气出门,干脆就金给格瑞打了个电话,电话一接通,一肚子火的小娃娃就说了俩字:“进屋。”


  啧啧啧,可霸气了。


  等格瑞一进来,金拿着枕头就往他身上招呼,“滚吧!色狼!变态!”


  金身上是软绵绵的,声音是沙哑而软绵绵的,扔出去的枕头也是软绵绵的,没等到格瑞身上,就先落地了,格瑞看着地上的枕头捡了起来,挑了挑眉说道,“你要是不喜欢这个枕头那就换一个。”


  这话说的让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我那是不喜欢枕头吗!”


  “那是什么?”格瑞端着托盘,走到床边坐下,将里面做好的粥和小菜端了出来,用着哄孩子的语气开了口,“先吃点儿东西。”


  金瞪了格瑞一眼,现在没必要跟肚子置气是吧,算账吃完再算。


  格瑞的手艺很好,或者说是非常好,要去当大厨能拿大奖的那种,所以就算是这种简单的饭菜也做的很好,但是一想到最近一段时间就只能清粥小菜配白面了,就觉得内心痛苦不堪,没有肉的人生算什么人生!


  “你瞅瞅!我吃的是什么东西!”


  “不好吃?”


  “好吃,但是不好吃!”


  这话有点儿啼笑皆非了,到底想说什么也表达不清楚,但是格瑞能够听懂,毕竟能听懂金经常性乱七八糟的话,也只有他了吧。


  不过是想说格瑞做的东西其实很好吃,但他现在不喜欢吃。


  男人摸了摸金的头,“你现在只能吃点粥,不然的话……”


  “闭嘴!”格瑞没说完就被金打断了,谁知道让他流氓下去会说出来什么鬼东西,恶狠狠的咬了一口小白菜,咬的嘎吱嘎吱响,好像这菜就是格瑞一样。


  “还不都是你的错!你个变态色狼流氓!”


  “好好好,我的错。”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


  “那要我进局子呆两天?”


  “谁要你进局子了!”


  “那你想要我怎么样?”


  “你道歉有没有点儿诚意!”


  “难不成还要我跪搓衣板不成?”


  “跪搓衣板这种事情为什么要问我!你自己直接去跪不就好了!”


  格瑞挑了挑眉,从床底下抽出来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搓衣板,看起来很显然是早有准备,然后就在金的面前跪了下去。


  结果格瑞跪了没十分钟,金看着又有些心疼,毕竟那玩意儿跪着多疼啊,但是不惩罚吧,金又觉得难受,干脆就说了一句,“你你你,你出去跪着,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格瑞又怎么会不知道金在想什么,温温和和的道了一声“好”,就出去了。


  十分钟不到,又被金召唤进来了。


  五分钟不到,又被金请出去了。


  就这么来来回回折腾了快一个小时,也不知道他是自己终于累了,还是觉得解气了,总之是放过格瑞了,“我饿了,你去做饭。”


  “好。”


  格瑞也没脾气,拖着有点麻的腿去做饭了,其实他拢共也没跪多长时间,全程都在里屋外屋的折腾,谁让金心软呢。


  然后这样的故事,隔三差五再来这么一遭。


  哎,到处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


  ————《气呼呼,气呼呼》第九章完————


  明天完结这篇文。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