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

【all金】一个避孕套引发的人命案(二)

  一个避孕套引发的‘人命’案(二)

  

  ●all金,主雷金,太子雷x金,和卡金

  

  ●前文:【all金】一个避孕套引发的人命案(一)

  

  【七】

  

  太子委屈,太子心里苦,太子莫名其妙成了渣男,抛弃妻子,但是太子不知道。

  

  啊,他现在知道了。

  

  身为雷家的继承人,太子……就姑且称之为太子的,没被列为主角团的人是不配有姓名的,和主角团沾亲带故才能有个姓。

  

  太子看着眼前一脸悲壮,眼神极为复杂的少年,心里懵逼不已。

  

  这娃儿他好像见过,格瑞家的发小,他弟弟雷狮正在追求的小娃娃。

  

  似乎是,叫金?

  

  所以今天找他是有什么事儿?

  

  最重要的事,为何眼神如此……

  

  令人……

  

  毛骨悚然?

  

  这种带着愤恨嫌弃认命可怜同情和怒气的眼神……

  

  也难为这小娃娃能把这么多情绪塞进自己那双大眼睛里了,或者说应该归功于这孩子一会儿换个表情换一个情绪,眼里又藏不住东西,想什么就又什么,

  

  “我说,你是雷狮他大哥吧。”

  

  太子雷保持着过去二十多年贵族家庭教育之下的良好教养和绅士态度,微笑道,“是的,我是,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听说你把别人的肚子搞大了,虽然归根结底是因为避孕套的破了的问题,但是这事儿我负责了,你是打算直接把这位姐姐直接就介绍给我让我接管,还是说孩子生下来让我养。”

  

  “不过我可先说好,孩子养可以,但是这姐姐我可不要,毕竟没有感情在一起也没什么意义。”

  

  ???

  

  太子从第一句话就像是被天雷炸过一次,然后每听一句就懵逼一下,到最后都已经被震撼的神志不清了,差点儿以为自己傻了。

  

  这位小可爱刚刚说什么?

  

  他把谁怎么了?

  

  肚子搞大了????

  

  【八】

  

  “等一下。”太子打断了金准备继续说下去的话,“你刚刚说什么?谁把谁搞怀孕了?”

  

  “我哪儿知道你把谁怀孕了啊!而且现在还不想承认,你要是实在不想负责,我也办法,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这些豪门怎么想的,避孕套破了女朋友怀孕也确实不是你们的问题,可是你们找一个售货员负责算什么事儿啊!”

  

  金一边儿吐槽着,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才几岁啊!就要多了个儿子了!

  

  但是太子却是越听越懵啊,完全搞不清楚怎么回事,这前后逻辑也对不上,“你等等,你说清楚一点儿,什么孩子,什么避孕套,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不是霸道总裁文的渣男标配语录嘛,金想起来凯莉塞给他的那些小说内容,以为他是在找借口为自己开脱,不想承认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心里更加鄙视面前这个人了,敢做不敢当,还豪门呢,切。

  

  金一脸的嫌弃,然后就把雷狮的“英勇事迹”,一桩桩一件件全都讲给了太子大人。

  

  这会儿太子终于搞清楚事情真相了,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他不知道是应该哭自己命运的不幸和莫名其妙被黑了一波的自己,还是笑他弟弟的沙///雕。

  

  见过追人操作骚的,没见过这么骚的。

  

  太子点了点头,说道,“我懂了。”

  

  “懂了就成,孩子生下来我帮你养,手续什么的我去找我姐姐处理,但我只有一个要求,既然送出来了,就不许再要回去了!”

  

  想起小说里那些总裁们总是会在事后不久后反悔,然后小崽子还总是狼心狗肺,大喊着什么“你又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凭什么管我”,这种垃圾剧情,就觉得头疼。

  

  “可是我没孩子啊……”太子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但是看到金满脸不信的表情,眼珠子转了两下,于是决定开启雷家祖传技能——

  

  兄弟互坑。

  

  “那个孩子应该是雷狮的,他只是自己不想负责而已。”

  

  金显然不信,“你骗鬼呢啊!”

  

  我骗你呢啊,小可爱。

  

  “当然是真的,你可以去雷王集团问问,我是从来没有女朋友的,关于这一点,能为我证明的人很多,这件事儿就算是真的,我要解决,我也有很多方法,不至于让这么个素不相识的售货员来承担,况且这还不是你的错,去找你显然是不讲道理,我们雷王集团不会做这么智障的事情。”

  

  所以太子至今不明白他的弟弟为什么那么沙雕。

  

  “那他为什么……”

  

  “我和他素来不和,他故意陷害我的吧。”

  

  听闻此言,金拍案而起,“好你个雷狮,竟然骗我!”

  

  其实你面前的太子先生也在骗你啊金。

  

  然而太子是不会说出真相的。

  

  【九】


  “雷狮,你竟然骗我!我要去告你!”


  某天正在公司开会的雷狮,接到了一通电话,怒吼震天,就算没开免提,全会议室的人都听到了。


  “我跟你说你大哥都已经告诉我真想了!你跟太子有仇跟我有什么关系啊!你自己的孩子你自己养,不要指望坑我了!”

  

  雷狮是万万想不到金竟然为了那个孩子事件,亲自找到了太子,而且……


  听后来金说的话,他那位心机深沉的太子雷,绝对绝对,说的不是真相。


  【十】


  至于金是怎么找到太子大人的,这还要从很久很久之前说起,说道上古洪荒时代……啊不是,串片场了,说道金才上初中的时候,有一位活泼开朗可爱……


  好吧,既不活泼也不开朗……


  嗯,也不可爱。


  成天都是一个表情,笑也不笑一下,有时候存在感超级低,会把人吓一跳的同桌桌。


  卡米尔。


  秉持着相逢即是缘,同桌冷淡点儿没关系,他热情一点儿就能互补的原则,金充分发挥自己散热小太阳的体质,时时刻刻温暖这卡米尔那颗从身到心的凉薄冷淡,在经历一个学期的努力之后,卡米尔终于从小冰块变成了小可爱。


  再后来小可爱后来幻化成了小变态大心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对吧。


  ————《一个避孕套引发的‘人命’案》第二部分完————


评论(10)

热度(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