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

【all金】雏鸟情结之兄弟真烦传:第三章

  Chapter.03

  

  ●原著背景,瞎比乱写,看标题就知道主海盗团x金,但实际上是all金没错啦。

  

  ●顺便这是雏鸟情结的第二部,我终于来开坑了这样子。

  

  ●喜欢的话双击一下屏幕,推荐一下文章。这里墨墨,喜欢的话关注一下?爱你们么么啾。

  

  ●ooc如学习,常伴我心。

  

  【正文】


  如果可以的话,雷狮只想把卡米尔喊来,直接来个当堂对峙,三堂会审,好好质问一下卡米尔,问问这位好弟弟,到底给金灌输了什么杂七杂八的妖言惑语,以至于这小鬼对他误会这么深?


  抢人?后宫?


  但现在肯定不是骂人的时候,眼前的小祖宗正啪嗒啪嗒的掉着金豆豆呢,这要是一颗眼泪能换成珍珠,已经能买下一个星球了。


  雷狮走到金的身前,有些手忙脚乱的替少年抹着眼泪儿,“我的错我的错,你别哭了好不好,都是我的错,我最讨厌了。”


  然而金并不领情,伸手就拍掉了雷狮的手,“你……你别碰我……”


  雷狮现在是什么都不敢违背这个祖宗,但有什么办法呢,祖宗是他自己请来的,就算是在费心也得受着啊,要是让他把人还给格瑞或者嘉德罗斯。


  呵呵,想都不要想。


  “好好好,我不碰你。”


  难得,或者说是雷狮过去十八年的人生中,十分难得的温柔语气,还有着宠溺的迁就,但金就是不领情啊,越哭越委屈,满脑子都是将来要嫁给雷狮的这件事,似是哭的太凶,说话的声音上气不接下气,一抽搭一抽搭的,“有……有什么用啦,还不是要跟你结婚,谁愿意跟你结婚啊,嗝……”


  哭着还说的这么急,金一不小心就打了个嗝,雷狮看着心里有些哭笑不得,还想入非非的心绪和占有欲在不停的躁动。所以说,解除婚约是不可能解除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就算是把雷狮绑回雷王星,真的锁后宫里,也绝对不能把人放走。


  “那你要我怎么办啊。”


  雷狮摊了摊手,语气里全都是无奈,随后又补充一句,“除了解除婚约。”


  金本来刚想说当然是各走各的路啊,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什么的,结果这男人后面说的话直接把他的想法堵死了,这还有什么讨论的必要了啊!


  当他为什么难过啊,难不成还是因为雷狮早上起床被他吵醒了吗!


  “那我……嗝……我也不想说什么了……嗝……你,你走吧,你出去!”


  金下意识的开始撵人,而一旁的雷狮,也不知道是天生感情的那根弦儿就是比正常人短一截,还是没脑子,直接说了句,“这是我的房间。”


  一听到这么一句话,少年的可爱的小脸蛋儿霎时间像是火烧的一样,又红又烫,“那……那我走!你继续睡觉吧!我不打扰你睡觉了!”


  嗯……


  他好像刚刚说错了什么。


  所以说雷狮你没救了,这时候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出去啊,把空间留给金啊,还管是你的房间还是金的房间啊!哄媳妇儿能比房间重要吗!


  然而雷狮并不懂,脑子里除了那些哔——的场景内容以外全都是没营养的东西,虽然哔——也没见的有多么有营养!


  见人生气了,雷狮急的抓耳挠腮,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话,“别别别,你呆着,我出去。”


  瞧瞧这语气,就跟情侣吵架直男终极语录中的No.1似的——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金不懂事,心思也单纯,但他好歹比别人更加敏感,这种他好像在无理取闹的感觉让他更加不舒服了,咬着嘴唇又气又委屈的瞪了男人一眼,骂道,“滚啊。”


  说着少年就直接跑了出去,只留给雷狮一个金色的背影,之前一直想不起来如何使用的元力技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用出来了,一个矢量滑板,外加一个矢量冲击,速度快的雷狮连追都没来得及,真真切切的“破”门而出。


  金这边刚一出门,站在门口的卡米尔就直接追了出去,剩下帕洛斯和佩利两个人看着雷狮大眼瞪小眼,俩人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好像还有点儿嫌弃。

  

  雷狮皱了皱眉,烦躁的说道,“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帕洛斯笑的恭敬,但眼里全他妈都是算计和幸灾乐祸,“老大,你和金吵架那么大声,佩利都醒了,别说我们了。”

  

  “老大,你也太逊了吧,连个小孩子都哄不好。而且你都让金哭几次了,我都没让金哭过。”

  

  成成成,他逊,就你们有能耐,一个个的,都能耐坏了。

  

  “卡米尔呢?”

  

  “去追金了啊,你把人家惹哭了,肯定得哄回来啊,况且那小娃娃还下意识用了元力技能,也就卡米尔有可能追的上了,哎,养孩子真不容易。”

  

  这又是他的错了是呗???


  说到底他受害最大,反而还要被自己的手下嫌弃,一个个都本事能上天,都他妈的是戏精,让蒙特祖玛那男人婆评价一句“雷狮海盗骗子歌剧团”,一点儿都没毛病,去他娘的雷狮海盗团。


  雷狮是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这老大当的憋屈,挥了挥手,开始撵人,“滚滚滚,再他妈不滚全他妈给你们做成人肉叉烧包。”


  ※


  另一边,金冲了出去,可以说是漫无目的,而且他根本不会操控矢量滑板,他甚至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鬼东西。


  现在他人在天上飞着,但是他完全不知道怎么着陆,结果飞了没两分钟,眼瞅着对面拐角处就冒出来了一坨栗子,不对,是一个栗子色的人。


  “哇为什么会有人冒出来!让一下让一下!我停不下来啊!”


  “而且我不会拐弯啊!你快走开快走开!要撞上了要撞上了!”


  越瞅越心焦,小心脏火急火燎的,恨不得天上能伸出来一双手把他们两个错开,两人的距离是越来越近,金这会儿也不知道是自己害怕,还是不忍看到相撞的场景,竟然就闭上了眼睛,等着疼痛的来临,结果等了许久,反倒是身边贴近了一个温热的躯体,有些似清水似花草的气息就这么浸透鼻腔之中,带起一阵诡异的熟悉感。


  就在此时卡米尔也刚好赶到,看到这么一个场景,来不及感慨慢了一步,遇见了这么个恶心骑士,光是这个场景他就觉得胃酸了。


  至今栗色发丝的男人从天而降,伸手环着少年的腰身,黄蓝两色的双剑在两个人的身侧旋转着,散发出莹润的光芒,好像流星缠绕,绚丽夺目。男人深情凝视着少年,眼中只有对方,心中只有对方,怀中的人就是全世界,就是唯一。


  落地之后,男人眉眼微弯,唇角勾起温柔和煦的笑容,清风溪水,淡雅如玉,“金,我的殿下,您应该睁开眼睛了,已经安全了。”


  连声音带着缠绵的情意,丝绒一般华丽温柔,缱绻意动,让人轻而易举就沉溺深陷在其中,享受对方带给他的人世浮华,还有多情风流。


  就好像,一睁开眼,就会发现,身处的世界已经变了,雕楼画栋玉砌砖瓦,奢靡的梦生醉死,沉香袅袅之中纱帐弥漫,美人如画,言笑晏晏。


  而卡米尔对此表示,什么辣眼睛的场景,他要吐了。


  ————《雏鸟情结》第三章完————

  

  哦,安哥好骚哦……


  真的……好骚哦。


  你们心疼一下雷狮好不啦。


  雷雷那么可怜。


  狮狮心里苦啦。


评论(8)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