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

【all金】一个避孕套引发的人命案(一),祝二言,旋律,黎梓生日快乐!

  一个避孕套引发的‘人命’案(上)

  

  ●祝二言,萌旋律,黎梓生日快乐!(03.15) @大概是二言吧 @那什么的黎梓  @二次元の萌旋律 仨人都是315维权日那天过生日的哈……于是就有了这个脑洞,脑洞清奇,ooc严重。

  

  ●all金,主雷金,安金,另外有太子雷x金,和卡金

  

  ●来自翰墨萱很忙的客户端。

  

  【正文】

  

  【一】

  

  “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只是营业员,你就算告我也没用的!”

  

  金一大早上就收到了一个投诉电话,虽然他很好奇这位顾客为什么会知道他的电话,但是这火急火燎并且要吃人的架势把他吓了一跳,赶紧从被窝里爬了出来赶到了商店。

  

  结果事情一了解……

  

  合着一个避孕套破损了,来找他算账了是吧!

  

  “我说这位大哥,这避孕套破损是有可能的,毕竟这是生产厂家的问题,我总不能拿到一个避孕套还拆开来检查一下吧?这你们还怎么买,怎么用?”

  

  金尴尬的冷笑道,“说起来怀孕了就不想要了,你大哥也忒渣了吧。”

  

  “你别管我大哥是不是渣男,总之这件事儿你得负责。”

  

  雷狮双手抱肩靠在收银台旁,贼流弊贼大爷,“从你这儿买的,自然是你负责,毕竟因为你的疏忽,我大哥和他女朋友啪啪啪的时候,漏了点儿东西进去,结果那女的怀孕了,你说现在怎么办?”

  

  “这咋地?你大哥的女朋友怀孕了?难道还要我负责吗?我娶回家顺便帮他养娃儿???”

  

  金现在对于这位顾客的逻辑一脸懵逼,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一个避孕套破损,干他鸟事。

  

  “都已经闹出人命了,你不负责谁负责?”

  

  “啊?”金万分震惊的眨了眨眼睛,嘴长得老大,闹出人命了,难不成……

  

  不会真的是这样吧……

  

  “难道已经打掉了?”

  

  “……没。”

  

  “凭空多出来个孩子,可不是人命吗?”

  

  “大哥,那不是凭空出来的啊,那是你大哥和他女朋友爱情的结晶啊!”

  

  虽然可能木有爱情。

  

  呵呵。

  

  渣男。

  

  “不是你的疏忽,这孩子能出来吗?”

  

  “难不成这精子是我提供的???”

  

  金一脸懵逼,难以言喻。

  

  【二】

  

  这件事儿被雷狮闹得很大,最后闹到了315消费者维权协会哪儿去了。

  

  这要是继续闹下去,岂不是要上电视?

  

  因为他出售的避孕套破了个洞,导致雷狮的大哥的女朋友怀孕的事情,他要上了电视,那可就全国出名了。

  

  打马赛克都觉得丢人。

  

  虽然现在就已经够丢人的了。

  

  雷狮一来到315维权协会,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主坐上面的傻(划掉)老朋友。

  

  栗色的半长发,湖绿色的眼眸。

  

  一如既往的。

  

  碍眼。

  

  “没想到是你啊。”雷狮讽刺道。

  

  这记忆中有几分熟悉的声音,让安迷修也愣了一下,“还真是……好久未见了啊。”

  

  “你们……”金转着小脑袋,来来回回望着两个人,“你们认识……?”

  

  心里直犯嘀咕,这俩人别不是以公徇私,官商相护吧!

  

  【三】

  

  然而金实在是多虑了,官商相护这种事儿,再怎么样都轮不到雷狮和安迷修。

  

  安迷修此人也算是雷狮的“老相识”了。

  

  是雷狮高中时期的同学,同时也是教导处主任的儿子,安迷修。

  

  自从教导处主任让他在周一升旗的时候,在全校同学念检讨,雷狮就把他孙子辈儿的都恨透了。

  

  当时检讨是因为打架,而雷狮打架的对象就是安迷修。

  

  但是安迷修就被判了个见义勇为,他雷狮就是没事儿找事儿。

  

  而且安迷修此人跟他,严重不对付。

  

  自称什么“最后的骑士”,在学校里一副绅士作态,实际上也不过是个道貌岸山的伪君子。

  

  后来雷狮和安迷修没少打架,越打越狠,然后每次都要在升旗典礼上朗读检讨书。

  

  【四】

  

  “这位先生,你们发生什么事了?”

  

  所幸除了刚开始打的那声招呼,安迷修连看都没看雷狮一眼,即便雷狮才是那个需要“维权”的消费者。

  

  金看着十分理性并且看起来就很靠谱的安迷修,就好像吃了两颗定心丸一样,心里就没那么慌了,也没那么烦躁了。

  

  简明扼要的给安迷修叙述了一下事情过程,最后金总结了一句,“一个避孕套引发的‘人命’案。”

  

  【五】

  

  雷狮无理取闹的程度非一般人类能够相比的。

  

  就算是人家维权协会的都判定这件事最多也要去找生产厂家,况且对方只能十倍赔给你避孕套的钱。

  

  “不过,雷狮。”安迷修转了转手上的笔,“你家应该不缺那块钱千八百块钱吧。”


  “这很明显不是钱的问题,傻逼骑士。”


  “那么我们维权协会不负责,建议让雷老大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言毕安迷修转过了头,恢复之前那个鸟都不鸟一下对方的态度,反倒是看着金的时候,一脸“情深”。


  “话说,金……”


  连先生也不喊了,安迷修直接喊了金的名字,声音儒雅而温柔,好像是在和情人说着什么甜言蜜语。


  “我们两个,曾经是不是见过?”


  “呃……”


  没有的吧……


  “好像没见过……”


  金有些不太好意的挠了挠头,“你这么厉害的人,我要是见过肯定会记得的。”


  国/家/公/务/员啊!


  这要是认识了,肯定先抱好大腿再说!


  “是吗。”安迷修笑了笑,“现在认识也不迟啊。”


  虽然他很笃定,他绝对是见过这个人。


  在很久之前。


  俩人一瞬间“卿卿我我”的模样,让雷狮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千里迢迢搞个事,不是为了为他人作嫁衣裳的。


  “既然你们315的不负责,那就只能我们私下来解决了。”


  说着雷狮就直接拽着金走出了办公室。


  【六】


  “孩子的事情,你得负责。”


  雷狮反反复复就这么一句话。


  这话说的,金还以为雷狮怀了呢。


  “又不是我把你的姐姐妹妹的肚子搞大了,我怎么负责?”金咬牙切齿的说着,愤恨不已,“况且,你大哥的事儿,让你大哥自己来,你找我算什么事儿啊!”


  “难不成我还不能代表我兄弟找你算账了?况且雷家老大并不方便出面。”


  得得得,金甩了甩手,翻了个白眼,豪门恩怨是吧,上等人士的顾虑是吧。


  “你算,你算,那你接着算。”


  雷狮挑了挑眉,“那好,我们一件一件算。”

  

  最后金终于被雷狮墨迹烦了,一甩手一拍桌,由于狼牙山五壮士跳崖般壮烈:

  

  “行行行,你赶紧让你大哥的女朋友把孩子生出来,我养行了吧!”

  

  ————《一个避孕套引发的‘人命’案》上半部分完————

  

  其实墨墨自己都不知道能写几部分,保不齐一些就写多。

  

  总之先祝贺黎梓,二言,萌旋律三个人生日快乐吧!

  

  


评论(15)

热度(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