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

【幻金】思你成疾,祝紫堂幻以及和子太太生日快乐!

  ●祝紫堂幻生日快乐!祝和子太太生日快乐!祝桃子生日快乐!(2.11) @大和抚子181  @相思桃 

  

  ●别说过时间了,我不听!以及情人节快乐!

  

  ●好久不写文了我感觉我掌握了ooc的精髓

  

  【正文】

  

  01.

  

  倘若这个世界有什么是难以控制的,那么一定是属于人的感情。

  

  喜欢你的心情,想念着你的心情,在心中悄然流淌而过,丝丝缕缕,最后愈演愈烈,那宛若白云流水一般的思念,最后排山倒海而来,波涛汹涌,难以招架。

  

  “既然想他就去找他吧,何必在这里折磨自己呢……”

  

  画室里的少女啃着桃子,唇齿之间有些含糊不清,但是担忧和关怀的语气还是完完整整的表达了出来。

  

  紫堂幻微微低着头,刘海和过大的圆框眼睛反着光,让人看不清男人面上的表情。唯独说出口的话,透露出几缕苦涩出来,“我现在去也没什么意义啊,况且今天是情人节,他身边一定围绕了许多人。”

  

  思念已然成疾。

  

  桃子翻了个白眼,把手伸进和子大衣的兜里,翻腾了一会儿掏出一盒巧克力来扔给了紫堂幻。

  

  “超市降价的德芙,将就着用吧。反正你要表白的也不是女生,朴素一点儿应该没什么。”

  

  一旁的和子委屈的憋了憋嘴,“这是我的巧克力,桃子……”

  

  “嘛……”桃子伸出手搭在了和子肩膀上面,笑的开朗,“权当为人民服务了嘛,不是说了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吗?”

  

  “话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而且我也没拆姻缘啊……”

  

  “差不多啦,反正表白成功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这和结婚没差啦。”

  

  两位小女生你一句我一句的,周围萦绕着和谐而又温馨的气氛,明明是好朋友,却在这一刻看起来宛若情侣般和谐,而又怡然自得。

  

  “话说今天你过生日,要吃点什么?”

  

  “随便啦,我无所谓的。”

  

  “你看烤肉火锅怎么样?”

  

  “烤肉还能火锅呢?”

  

  “嘛……烤肉和火锅。”

  

  02.

  

  紫堂幻捏着手上的德芙巧克力,上面还有一句不知道是哪位文员编辑,或者是直接在网上借用来的情话——思念是一种快乐,爱你是一种习惯。

  

  这么十四个字,越看就越觉得讽刺。

  

  或许一切都成为了习惯,但是思念这种事情,却不见得有多么快乐。

  

  尤其是这份思念难以诉说的时候。

  

  “紫堂,紫堂!”

  

  身后不远处原来了一声健气活泼的喊声。

  

  是属于午夜梦回之间,在脑海中魂牵梦萦千百次的声音。

  

  紫堂幻转过身去,少人向他挥舞着右手打招呼,面上带着一如既往的明朗笑容,距离有些遥远,那双天青色的眸子有些看不清晰,仿佛朦上了一层水雾薄纱。

  

  但是只要闭上双眼,紫堂幻可以完美的想象出少年的眉眼,甚至于弯起的弧度,眼角的纹路,还有眸中的情绪。眉眼间的轮廓是属于少年的精致与帅气,一眼几乎便可看透的情绪是属于少年身上最美丽的一道风景。

  

  “啊,金。”

  

  紫堂幻牵扯了两下嘴角,勾起一抹称得上是完美的笑容,强行咽下唇齿间那自心间几乎满溢而出的苦涩,紧紧留下愉悦和欣喜。他不想让金知道,或者说他并不敢让金知道。

  

  “哎?紫堂?”追上来的少年将胳膊随意的搭在了紫堂幻的肩膀上,带着关心的问候说道,“你怎么了吗,不开心吗?”

  

  敏锐而又脱线。

  

  让人总是心存一些希望,又让人失望,最后松了一口气。

  

  但是说到底还是你没有勇气罢了。

  

  担心说出口却连朋友都做不成,这样亘古不变老套而又实在的话题。

  

  “啊……没什么。”

  

  他只能这么说着,然后将手中的巧克力不着痕迹的塞进了大衣的兜里。

  

  “是吗……”

  

  却见少年那双似晴朗天空那般的眼眸,不着痕迹的扫过紫堂幻的手腕,随后便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拍了拍紫堂幻的肩膀,“一起去吃饭怎么样?”

  

  “好啊。”

  

  03.

  

  到了饭店,没过一会儿端上来的却是一个八寸的蛋糕。

  

  应该是早就定制好的了。

  

  巧克力的蛋糕。

  

  用草莓酱画出来的蔷薇花和Happy Birthday。

  

  是巧合吗?

  

  金双手合十,笑的眉眼弯弯,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朗声说道,“生日快乐!紫堂!”

  

  望着面前的少年,紫堂幻一时之间有些失神,忘记了要回答一些什么。

  

  “怎么了吗?不开心吗?”

  

  “不,没有。”

  

  他很开心,喜不自胜,以至于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谢谢。”

  

  其实生日并不重要。

  

  可是这个日子,好像格外重要。

  

  总有些话想要说出口,却没有勇气,难以言语。

  

  04.

  

  紫堂幻就这么病了。

  

  当天夜里回家就发烧了。

  

  已经是正月二十九的时间了,周围没有一家诊所是开着门的,要去大医院的话,太远了些,重点是紫堂怎么都不肯。

  

  生活指数负数,基本上说的就是金本人了,紫堂幻这么一生病,根本就是手忙脚乱的状态,最后迫不得已之下,竟然给通讯录中的所有人都发了一个短信——

  

  紫堂发烧了啊,要怎么办啊!吃什么药啊!

  

  满列表的人都发来了十分之九的人都回了一个明媚而忧桑的信息——放置,不理,自生自灭。

  

  倒是有个人发的短信比较神奇,非常与众不同。

  

  【药应该在紫堂的衣服兜里,你翻翻看,你亲自喂下他吃的话,大概就好了。】

  

  金一脸犹疑的去翻了翻紫堂幻的风衣外套,里里外外翻了个遍,退烧药没找到,倒是翻出来一板巧克力来。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退烧药的话。

  

  猛然间想起紫堂今天下午在学校时候的动作,这人当时就是把这东西藏了起来?

  

  为啥不想让他看见?

  

  拆开了巧克力的包装,望着躺在床上的男人,由于发烧,面上红霞晕染,连带着唇瓣都殷红如血,乍一眼跟个小姑娘一样。

  

  意思意思的推了两下紫堂幻,“吃药啦紫堂,醒醒啦。”

  

  床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几不可闻的闷哼一声而已。

  

  金咬了一口手上的巧克力,作势就俯下身低头贴近在紫堂幻的唇边。

  

  既然紫堂都醒不过来,他这么喂也是可以的吧。

  

  可可脂是入口即化的东西,就算是德芙这种非高档巧克力,在口中也存活不了几秒钟,从金的唇间再过渡到紫堂幻的口中,就只剩下满嘴的巧克力酱了,包裹在金的舌头之上,粘腻在紫堂幻的唇齿间。

  

  甜腻微苦的味道,充斥在两个人的唇间,微烫的气息,自鼻间喷洒而出,萦绕在两人之间,逐渐升温。

  

  04.

  

  金那种奇特的喂“药”方法,自然而言把病也过渡了过来。

  

  少年躺在床上,因为发烧而忽冷忽热的身体,不自觉的往身侧的身躯上面贴近,半阖双眸有些无力的开了口,“这算是我为你分担一部分好了……多棒……”

  

  就算是再怎么不希望紫堂幻担心,这个声音听起来也确实不怎么令人放心。

  

  许是金喂的“药”是有效的,许是真的为紫堂分担了病痛,总之没几天紫堂幻就退了烧,唯独金还跟个病秧子似的。


  紫堂轻轻的拍了拍少年的脸颊,柔声说道,“金,起来吃药了。”


  然而少年只是嘤咛一声,以此当做是回答。


  见此情景,紫堂幻先是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后将手上的药塞进了自己的口中,含下一口温水,俯下身去将唇贴在了金那灼烫的唇瓣之上。


  由于发烧的缘故,金的双唇本就是微微开启的状态,紫堂幻伸出舌尖探了进去,温水和着药片被送进了金的口中。

  

  不过这一次喂下的可就是真正的退烧药了。

  

  毕竟吃下巧克力治好病的,也就只有紫堂幻一个人了吧。

  

  并且还要是金喂下的才可以。

  

  思你成疾,药石无医。

  

  唯你而已。

  

  ————————《思你成疾》完————————

  

  再一次祝紫堂幻生日快乐!祝和子生日快乐!祝桃子生日快乐!(02.11)

  

  很抱歉这边发的比较迟,因为我真的很忙,真的!

  

  过年还会忙两天,但是会尽可能的更文的。

  

  虽然有人说什么来着可以不写,但是都答应了,哪有不写的道理啊。

  

  况且这么多文,让人内心十分崩溃,我再不好好码字,我这坑完结不掉了……

  

  


评论(9)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