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

【瑞金】气呼呼,气呼呼:第七章,祝逸轩生日快乐。

  【七】

  

  ●再一次祝逸轩宝贝儿生日快乐!听说瑞金过年了,我就更这个吧。 @…… 

  

  ●瑞金only,格瑞与金是情侣设定。

  

  ●《气呼呼,气呼呼》:目录:瑞金

  

  【正文】

  

  据说谈恋爱之中女生吵架的原因都是奇葩而又不讲道理的。

  

  她们可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吵起来,比如说睡觉的时候梦见男友出轨,然后醒来扇了男友一巴掌。

  

  比如说因为进门的时候没有先跟女友问好,而是先跟宠物打招呼。

  

  比如说男女之间的终极问题:我和你妈掉水里,你先救谁。

  

  但是“无理取闹”不是女生的专属,有时候男生也是。

  

  只不过导火索,应该是凯莉。

  

  “我说。”

  

  饭桌子上本来应该是推杯换盏,和谐团结的,然而凯莉一说话,气氛马上就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扭转,只见她那蒂芙尼蓝的眼珠子转悠了两下,脸上露出恶劣而又狡黠的笑容。在场的众人内心大叫一声不好,这女人肚子里的坏水要搅和起来了,绝对是要喷在谁的身上了。所有人自动退避三尺,离开凯莉两米远,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以防止被点到名。

  

  凯莉对于那些大学同学嫌弃的要死,心道我还没兴趣折腾你们这群小娃娃虾呢,“格瑞啊。”


  话音刚落,所有人冲着格瑞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然而被点到名的男人却是头都不抬,“怎么?”


  “金和你妈妈掉水里,你先救谁?”


  这话问的,连金自己都愣了一下,“啥?”


  他会游泳啊?为什么要格瑞来救?


  如果格瑞的妈妈真的掉水里的话,他就可以把人救上来了啊,根本不需要格瑞额外下水一趟啊。


  凯莉瞪了一眼金,厉声开口道,“你先闭嘴。”


  “……哦。”


  “那么凶干嘛……”


  格瑞瞥了凯莉一眼,冷声回道,“谁都不救。”


  “意思就是说,你谁都不在乎咯?”


  凯莉完全不介意让格瑞更加头疼一些,况且她本来的目的就是让这男人烦心。


  “你这人倒是一如既往的冷血呢。”


  格瑞的脑子青筋只冒,这女人哪来儿的理论。


  然而还未等格瑞辩解一些什么事情,凯莉那边倒是先给金灌输了一大堆的歪理和知识,“我跟你说啊金,像格瑞这样冷血的男人不能跟他过啊。”


  “这种危机时刻都不救你,以后早晚会抛弃你的。”


  凯莉一边说着,还一边拍了拍金的手背,说话的态度像是老妈子一样语重心长,但那言语间的讽刺,格瑞又怎么听不出来?


  只可惜,金听不出来,还听得一愣一愣的。


  “虽说我不想打扰你们之间的感情,但是金你真的要好好考虑一下,这样继续过下去可真的没意思啊,你想想这段时间你们都吵过多少次架了。”


  这话一说,格瑞的心里就一个咯噔,这女人怎么什么都知道?到底从金的嘴里套出来了多少事情?


  “是这样没错啦,可是我们后来也都解决了啊……”


  凯莉耸了耸肩,一副别怪我没提醒你的态度,“反正你们再吵架,也是你自己受着。”


  “啊?啊……”金挠了挠头,一脸的不明所以。


  格瑞脸上阴云密布,“就算是我们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也跟你没关系。”


  “我妈会游泳,金也会,让他们自己上来。”


  “啧啧啧,还真是无情又冷酷呢。”


  “还无理取闹?”


  身后不知道谁补充了一句,听得凯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对对,无理取闹!”


  ※


  金被格瑞领回家的时候,已经是被凯莉灌的晕乎乎的了。


  脸颊殷红,面上神色朦胧迷茫,一双漂亮蓝色眸子闪烁着盈盈水雾,随着金的每一次眨眼,每一个眼神波动,倒映着格瑞的身影都会波动颤抖,粼粼似风中湖泊。


  格瑞望着这样的金,一时之间有些失神,喉咙发紧干燥,眼底浮现出一丝暗沉。


  然而金不知道格瑞此时的想法,依旧在格瑞的怀里闹腾,“快说!到底就是救我还是救她!”


  喝醉了的金比平时还要活泼,没想到还是回到了这个问题上面。


  但是这个她是谁?


  格瑞坚持着自己的想法,“谁都不救。”


  “我都这个样子了,你还不救我!你混蛋吗?”


  “怎么个样子?”


  “就……就……”


  金答不上来,不知道应当说些什么,他的脑子现在并不能思考,只有一些破碎的凯莉灌输的问题。


  格瑞眉眼一挑,长臂环住金的腰身,力道大的几乎把金的腰身都弯成了一个过分的弧度。


  青年伸手狠狠的锤在了格瑞的肩膀上,“混蛋!好疼啊!”


  但是由于这个姿势,根本就吃不上劲儿,最后金干脆低头一口咬住了格瑞的肩膀上,喝醉了的金下嘴也没个轻重,等到一股子腥甜气息从口中蔓延开来,才松开了对方。


  金抬起头像个小孩子那般笑着,好像是恶作剧整到了那般开心。


  看着这样的金,格瑞反而更加有些把持不住,青莲双眸不似以往的冷清,倒是有些炙热,一种名为情.欲的东西在眼底蔓延扩散开来。金不知道格瑞眼中的情绪是什么,甚至不知道危险即将逼近。


  “混蛋?”


  格瑞启唇轻声反问道,下一瞬便低头吻住了金的唇瓣,算不上温柔的动作让金有些吃痛,眉头皱起,想要抗议些什么,却尽数被堵在了这个吻中。


  金的口中带着甜腻的酒气,低酒精度的葡萄酒是甜而柔的,正因如此,才会让格瑞因为一时没看住就多喝了那么多葡萄酒。


  就算是度数再低,酒还是酒。


  然而此时这股味道却让格瑞体内的一些东西燃烧了起来,况且金的唇齿间,除了酒气,还杂糅着血液的味道,一股子施虐欲自心底泛起,冲撞着大脑,试图占据他的所有理智。


  格瑞一口咬破了金的唇瓣,丝丝缕缕血液流入口中,男人知道自己理智已然走到了尽头,松开了对方,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咬住金的耳垂,吐息着说道,“那我倒要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混蛋了。”


  ———————《气呼呼,气呼呼》第七部分————————


  再一次祝逸轩生日快乐。


  然后下一章。


  需要我解释吗?


  我完全没想到走向是这样的其实……

评论(3)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