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

【all金】崩坏凹凸之腐眼看人基:第十八章,祝胡念宝贝儿生日快乐!

  第十八章 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再一次祝 @胡念 胡念宝贝儿生日快乐!然后祝青天宝贝儿生日快乐!然后祝江徽宝贝儿生日快乐!三个人生日不是同一天!

  

  ●all金,雷金,帕金,纯24K金的all金!千万不要被中间的一些剧情和(金的)滤镜误导!

  

  ●《崩坏凹凸之腐眼看人基》目录

  

  ●喜欢这篇文的话,点一下喜欢和推荐啦,喜欢墨墨的话,顺便关注一下嘛qwq

  

  【正文】

  

  作为宇宙知名欺诈师,帕洛斯的愿望就是能够把见过面的人都骗一次。走过一颗又一颗的星球,见过一个又一个的老大,经过了不懈的努力,把那些人的家底儿掏空,来填补他那游荡在宇宙之中,异常空虚的——

  

  钱包。

  

  当然这话也只是说说而已,归根结底也就是迫不得已选择的生存方式而已。

  

  不能一锤子砸死几只弱鸡,更没有和大赛前几打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能力,身处在雷狮海盗团的屋檐之下,那就得低头,当然,必要的时候,老大也是要坑一波的。

  

  但来到凹凸大赛之后,他知道,凝聚了各个星球精英怪物的地界儿,根本就不是那么好骗的。

  

  也就只有那么两个脑子不好使的,能够让他享受一下大骗子……啊不,欺诈师的荣光。

  

  然而今天他猛然发现,这个世界变了,变得不再那么复杂了,所有人都变得那么单纯,那么愚蠢,那么智障。

  

  所有人都身处在谎言之中,而不自知,甚至还以游乐人间看好戏的心态瞅着别人的八卦。

  

  “哎你知道吗?就那个欺诈师帕洛斯,之前啊被仇家追杀,身负重伤,性命垂危之下,被雷狮所救,当时就直接奉雷狮为王了啊,一见钟情,自此雷狮说什么是什么,就是希望雷狮能够看他一眼,但是结局并没有想的那么美好,要说也可能是因为帕洛斯不够‘美’的缘故,反正人家雷王星的三皇子是没看上他,最后这好好的大赛选手,经常是以泪洗面,你看他的眼珠子,都哭花了啊!”

  

  他的眼珠子本来就是花的!颜色比较丰富而已!

  

  不是哭花的!

  

  是的,没错,这是在现如今在凹凸大赛广为流传的一个故事。

  

  帕洛斯爱上了雷狮。

  

  虽然据帕洛斯本人再三强调,这只是个流言,不能相信。

  

  然而三人成虎。

  

  以至于现在全凹凸大赛都觉得他帕洛斯喜欢雷狮。

  

  并且在口耳相传,持续煽风点火,不断添油加醋的过程中,出现了无数个版本。

  

  版本一:英雄救“美”,一见钟情,高傲皇子不屑一顾,帕洛斯以泪洗面。

  

  版本二:誓死追随,日渐倾心,高傲皇子不屑一顾,帕洛斯终日以泪洗面。

  

  版本三:不管怎么说反正帕洛斯就是喜欢雷狮,但是雷狮喜欢的是卡米尔,帕洛斯爱而求不得,终日以泪洗面。

  

  得得得,左右都是要变成哭唧唧的帕洛斯是吧。

  

  当然还有版本四五六七八的,以泪洗面是标配,不太一样的只是雷狮喜欢的人变成了安迷修格瑞嘉德罗斯雷王星太子……

  

  然而帕洛斯现在完全没有任何心情心疼雷狮,他究竟是得罪谁了要被这么对待???

  

  他爱上了雷狮???

  

  从哪儿里传开的谣言啊!

  

  还有啊,这故事里面的人是个小姑娘吧,还特娘的以泪洗面。

  

  雷狮面对着这样事儿的帕洛斯,怕不是得一锤子砸上来了,没等他进入凹凸大赛就直接“香消玉殒”了吧。

  

  就这么不靠谱的流言,这群人竟然都相信了?凹凸大赛的选手已经这么好骗了吗?已经可以不去探求前因后果,连脑子都不动一下,就全都信以为真了?

  

  要知道他怕死雷狮了好吗?

  

  在雷狮手底下战战兢兢许多年,一着不慎,小命玩儿完,爱上雷狮?

  

  这到底是谁在跟谁开玩笑?

  

  “这些人传的话是不可信的啊金。”

  

  帕洛斯揉了揉额头,帕洛斯语重心长的对着金解释着,一缕银白色的头发顺便被拽了下来。

  

  最近被这个流言搞得,他现在脱发很严重啊。

  

  “毕竟他们也只是看热闹而已。”

  

  金耸了耸肩摊着手,一副压根不care的表情,“你跟我解释也没什么用啊……”

  

  他现在已经冷静面对关于雷狮的任何故事了,谁爱上雷狮他都不会惊讶了。

  

  反正雷狮喜欢的是雷王星的太子……吧……

  

  大概。

  

  “但是帕洛斯,我说真的,喜欢雷狮没前途的。”

  

  想起来雷狮和太子之间的爱恨纠缠,就觉得大概谁都不可能真正得到雷狮的喜欢了,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好好劝劝这个“可怜的男人”。

  

  “虽然吧,雷狮也挺渣男的,但是也算是个可怜人,而且要我说吧,这次分明是你的不对,你看,雷狮没有主动招惹你,反倒是你先喜欢上他,还终日以泪洗面……呃……”

  

  金说的有理有据,一本正经,令人无法反驳,只不过说到“以泪洗面”这个词汇的时候,一口气儿没接上噎在了嗓子眼儿里,皱着眉头一脸复杂的打量着帕洛斯,最后也不管帕洛斯会不会听见,转过头小声嘟囔了一句,“这场面怎么感觉有点儿恶心呢……”

  

  “真是要命了……杀伤力太大了也……”

  

  俩人就是面对面的距离,再怎么自言自语帕洛斯也听得清清楚楚,这话一说出来,男人脸青筋只冒,艺术瞳片一样的眼珠子都跟掉色了似的,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怎样的情绪左右着自己了,总之一个没控制住,黑黢黢的暗黑使者从身后冒了出来,差点儿直接在自己身后引爆了。

  

  帕洛斯控制住自己突然冒上来的暴躁情绪,“我不是跟你说过,我还挺喜欢你的?”

  

  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天真又无邪”,“单纯又好骗”的小可爱了,这么虚假的谣言竟然还能够相信?

  

  “金,你要相信我,我是喜欢你的。”

  

  见此情景,金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然后非常直白并且极其不给面子的说了一句,“不相信。”

  

  帕洛斯也是被金的耿直吓得一时之间愣了两秒钟,嘴唇一开一合就直接把脑子里想的问了出口,“为啥?”

  

  金翻了个白眼,心道你这不是废话吗?自己做了什么不知道哇!

  

  “信你才怪好吗!你喜欢一个人还要骗他啊!”

  

  号码牌这事儿他可还记得呢,这个大骗砸!

  

  回想起到底之前在迷宫发生的事情,帕洛斯心下暗叹一声,那是你真的太好骗了傻孩子。

  

  事已至此,只能利用自己的老本行强行掰正金的“爱情观”,帕洛斯深刻检讨了一下自己身为欺诈师的觉悟,于是对着金摆出了一副愧疚而自责的神情,“这真的很抱歉……我知道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可是当时,凹凸大赛就是这么残酷的一个地方,它的规则让我恐惧,遍体发寒,所以遇见你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想要对你下手……”

  

  说着男人伸手抓住了金的肩膀,“金,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保护你,但是我的能力有限,我做不到的……所以……”

  

  此时帕洛斯的语气完全变了个模样,本来歉意温和的声音变得诡谲,握着肩膀的双手力道不断加大,眼神变得阴狠而疯狂。这让金深觉惊恐,缩着脖子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颤抖着的声线透露出了少年内心的恐慌,“所以……所以什么……”

  

  帕洛斯嘿嘿的一笑,像是完全疯了一样,入了魔一般的表情,这感觉就像是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所以……如果说我保护不了你的话,倒不如让你死在别人手上之前,由我亲自杀死你好了……”

  

  “你……我……”

  

  这番话一时之间让金不知道应该回答些什么,男人面容之上的表情太过认真,又太过诡异,流露出来的那份扭曲的深情,他想逃开这个地方。

  

  即便之前心里还把帕洛斯定位成一个骗子,想要试图从那双眼眸中找到一些虚假的情绪,却连直视都愈发困难。

  

  金觉得自己似乎不太敢看那双眼睛。

  

  “你要不先松开我好吧……有什么事情慢慢说……”

  

  “好的。”

  

  见时机已到,帕洛斯松开了紧抓着金肩膀的手,揉了揉少年柔软的金色发丝,唇角勾起一抹温和的笑容,柔声说道,“抱歉,吓到你了。”

  

  “还好还好……”

  

  虽然他一点儿都不好。

  

  喜欢一个人要不要这么恐怖啊……这人的感情太扭曲了吧……

  

  帕洛斯大约猜得到金在想什么,但是这些倒是无所谓,只要能够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流言蜚语从金的脑子里赶跑,那么剩下的事情就会简单许多。

  “如此,还不肯相信我吗?”

  

  “我……相……”  

  信……你……

  

  “小鬼,说你傻还真是傻,一个骗子的话你竟然会相信?”

  然而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事情的发展都那么一帆风顺的。

  这会儿帕洛斯眼瞅着就要洗白白成功了,金的那句“我相信你”已经要说出来了,结果被这从身后传来的狂妄声音所彻底打断。

  听到声音,两人也是双双抬起头,帕洛斯眼眸中闪过一丝懊恼,好不容易要搞定了,竟然还是被打断了,还是被最糟糕的那个人。

  

  帕洛斯做出一副戚戚然的态度,略有些小心翼翼的开了口,“雷狮老大,您怎么来了。”

  

  “来听你编故事啊。”雷狮嘲讽的一笑,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森,一步一步的走进了金的身边,拽着帕洛斯的衣领就把人拎出去了老远,“故事编的挺好啊,想要金的分数牌就直说,谁也不会说你写什么,凹凸大赛不过就是各凭本事而已。但是你现在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可就有点儿恶心了啊。”

  

  面对着雷狮的讽刺,帕洛斯虽然内心忐忑,但是面上还是要摆出一副“您说笑了,我哪里会说谎呢……”

  雷狮没再搭理帕洛斯的这句话,只是转过头对着金说教着,“帕洛斯这人十句话有九句半是假的,小鬼,你可要分清楚了,这可真不是好人。”

  

  “还说别人呢,你自己不也不是啥好人……”

  “哈哈哈,你说的没错。”

  本来他就是个宇宙海盗,更何况他在金的心目中恐怕是全凹凸最糟糕的了,现在就算是破罐子破摔也无所谓了,反正绝对不能让帕洛斯轻而易举的把黏在自己身上的标签摘下来。

  这种时候就算是牺牲自己,也要拉对方下水!

  “但是这和帕洛斯不是什么好人,并不冲突。他……”

  

  话还没说完,雷狮神情僵硬,看起来有些尴尬,像是吞了什么过期的食品,恶心的够呛却又吐不出来。

  

  金看着雷狮,不解的问道,“怎么了吗……”

  

  唯独一旁的卡米尔和帕洛斯心里一个咯噔,虽然表情不对,但那双眼眸里闪过的绝对是算计!

  

  而雷狮确实没有辜负这两个人的“期望”,脱口而出的话便是惊天地泣鬼神,比之帕洛斯当年坑老大那波,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见男人扫了一眼帕洛斯,颇有“高傲皇子不屑一顾”的架势,说出口的话带着浓重的鄙夷和不屑的意味,“帕洛斯确实喜欢我,当然,被我拒绝了,现在勾搭你,顶多是那你当做无聊的慰藉罢了。”

  日你爸爸!

  他有十万句MMP他一定要说!

  帕洛斯紧握双拳,也不管上下级和排名前后的关系了,用着由于震惊和气愤而导致颤抖的声线,质问着,“雷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

  

  “我身为当事人,关于这一点肯定是最有发言权的,况且这件事儿连卡米尔都是一清二楚的。”

  为了让自己说的话可信度更高一些,雷狮竟然将一旁的卡米尔拽了过来。

  “什么?!”

  

  听到雷狮如此说着,金连原本同情怜悯的情绪都消失殆尽,脸上全都是气愤,转过头冲着帕洛斯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帕洛斯你简直太过分了!以后见面还是做敌人好了!反正凹凸大赛的规则如此,是生是死各凭本事!”

  “不……不是……”

  然而如今的帕洛斯就算说什么都会变得很无力,更何况还有卡米尔在一旁搭腔,“帕洛斯,你喜欢大哥这件事,我也很同情你,但是这不是你出来欺骗别人感情的理由。

  日你们爸爸!

  等等帕洛斯先生,这两个人的爸爸是同一位。

  听到这种话,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把之前给雷狮的那句评价原原本本的砸在了帕洛斯的脑袋上,末了还要把雷狮也带上,“帕洛斯你这个渣男,你比雷狮还渣!”  

  这话说的连雷狮都忍不住要说一句,骂人就算了,怎么连他也跟着骂!

  然而这还没完,炸了锅的金连雷狮都没放过,“你们两个!全都离我远点儿!以后见面,直接动手,要命一条,死了积分给你们!”

  

  言毕狠狠的瞪了帕洛斯一眼,便直接甩袖而去,连让帕洛斯解释的机会都不给的。

  也没给雷狮更多的解释机会……

  总之两个人可以说都很悲惨了。

  

  望着金离去的背影,卡米尔爬了爬帕洛斯的肩膀缓缓开了口,清冷的声音听来不知道是怜悯还是嘲讽,“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谁让你当初瞎几把给我们几个人凑对,活该!

  以及……

  “可怜的大哥……”

  “您要不收了安迷修或者是太子殿下,权当是替天行道,积德行善了?”

  卡米尔完全是幸灾乐祸,但是雷狮犹如吞食了隔年的馊饭,恶心的够呛,再加上现在这么个“凄惨”的状况,堂堂七尺男儿都他妈的要哭了。

  “卡米尔,这种时候,你完全可以闭嘴。”

  妈的,这回他也能被波及?

  他这都爱上几个人了!

  

  ———————《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第十八章完——————

  

  再再一次祝胡念宝贝儿生日快乐!于是这篇文是念念的生贺是念念点的!

  但是我还是要顺便祝青天宝贝儿生日快乐! @青天 

  然后祝江徽宝贝儿生日快乐! @做梦都想晏的流年 

  三个人人生日不是同一天。

  念念是一月十六的,然后青天是一月十八,江徽是今天!

  然后这篇文是念念的生贺,这是念念点的更新!

  至于这文为什么会长成这样子!

  

  实话说不是我想要这样的,而是生活逼迫我如此。

  

  你们不会知道我在lp的tag里面看到了什么东西……

  

  自古受方出平胸,怎料同人大杂烩。

  本来受吧,无论是原创还是同人,都有那么几个写成了倾国倾城的,写成了柔柔弱弱的,写成了……总之乱七八糟的自己体会。all金的文也有不少金差不多是平胸小白受的文了。

  平胸小白受:平胸,除了没胸和女人没什么两样,小白……我就不多解释了。

  

  然而看了一些对家,感谢新世界的大门……“吱”的一声打开了……

  然后下一瞬……

  我默默的关上了他们。

  最后我强调一句,可能有不少吃lp的杂食,我去对家,不是自讨没趣,是单纯的想寻找一下雷狮喜欢……嗯。的可能性。

  毕竟all金脑子,单纯是想看看那边的情感表达是怎样的……

  啊……

  以及,希望所有同人耽美写手记得一件事……你写的是个男孩子啊男孩子!

  男孩子!

  最后的最后!祝胡念和青天和江徽宝贝儿生日快乐!

  

  

评论(31)

热度(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