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

【all金】我们的弟弟就是这么可爱!(十三),祝青天baby生日快乐!

  第十三章 我一定要得到你

  

  ●祝 @青天 青天宝贝儿生日快乐!因为青天到现在都不粗来,我就随便更一个吧!然后青天的生日其实是昨天,但是我真的很忙!


  ●本章节秋金,鬼狐金,丹金

  

  ●《我们的弟弟就是这么可爱!》目录 

  

  ●ooc如学习,常伴我心。


  ●我,国家一级保护动物,qwq要热度……

  

  【正文】

  

  小孩子的体力毕竟不行,闹腾了一会儿过后就昏昏欲睡了,况且四岁的孩子可没有大人那种明明困了还强撑着的毅力,想睡的时候坚决要睡,所以没一会儿金就窝在秋的怀里睡着了。

  

  众人见金睡过去了,也就自觉的放低声音,一群人环绕在秋的周围,凝视着金的睡颜,只见一个欠的很的手爪子,上去就戳了两下金那柔嫩的小脸蛋,惹得小娃娃不满的嘤咛一声。

  

  正当秋抬起头准备看是谁的时候,只听得“啪”的一声,然后就是雷狮大宝贝捂着自己的手,撇撇嘴嘟囔了一句,“卡米尔你可真狠。”

  

  “大哥,劝你以后不要动手动脚,会引起群愤。”卡米尔眼神扫过周围的一群人,随后压着帽檐,冷冷的说了一句,“弟弟也是为了你好。”

  

  信你才怪。

  

  雷狮在心里槽了一句,拍了拍卡米尔的肩膀,语重心长而又带着点儿霸气的说道,“哥哥做事呢,弟弟你就不用管了,哥哥肯定是有分寸的。”

  

  然而卡米尔一点儿面子都不给,直接回了句,“不,大哥,你没分寸。”

  

  ……

  

  弟弟不听话怎么办,多半是废了,打一顿好了。

  

  格瑞抬眸扫了一眼跟搞笑艺人似的雷狮,眼底有明显的嫌弃,叼着牛奶的吸管吸溜了两口,含糊不清的说了句,“有病。”

  

  “我也没指名点姓。”

  

  格瑞讽刺了一句,小小的孩子说话一点儿都不客气,一句话把雷狮这个脾气暴躁的再一次气的够呛,“啧,要不是金睡着了,我现在就一拳打过去了,格瑞。”

  

  “就算金没有睡着,我也不会跟你打的。”格瑞回答的毫不客气,可一点儿都没把雷狮放在眼里,满心满眼都只有秋怀里那个小娃娃,紫色的眸瞳倒映着金橙色的发丝,杂糅着点点温情,眼底似乎含着笑意。

  

  “秋姐,还是送金回去吧,本来就很晚了。”

  

  声音依旧是冷冷清清的,但是与雷狮说话的语气似是天差地别,温柔和宠溺是嵌在每一个字中间的。

  

  “是的呢……”

  

  “该送回去睡觉了。”

  

  秋抬起头笑的温柔又有点无奈,“其实本来早就想带他去睡了,但是之前坚持不走,一定要等你们都把那些节目演完了才回去,结果困得眼睛都流眼泪了,哈欠连连,还是不肯走呢。”

  

  指尖摩挲着小娃娃眼角溢出的几颗晶莹,扫过湿润的眼睫毛。

  

  “金可是真的很喜欢你们啊……”

  

  秋声音轻柔的说着,似乎春风吹过在空中游走的纷飞柳絮,飘在脸颊之上,扫在心头之上。

  

  丹尼尔站在角落里望着秋,灿金的眸子闪过一缕震惊,随后归于平静,归于寂静。

  

  只是唇角勾起的那抹笑容看起来有些毛骨悚然。

  

  越是心理扭曲的人,对待这些个超出普通人的情感,就越是敏感。

  

  想起秋当初说的那句,“你就是个变态”,丹尼尔突然觉得他对于金的感情能够被秋能够发现,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谁比谁更执着呢。

  

  谁又比谁更加的变态呢。

  

  那可是你的亲弟弟啊……

  

  “我去送他回去?”

  

  丹尼尔走到秋的身边开口问道,面上带着的笑容,总觉得像是在挑衅,他明明知道秋绝对不会同意。

  

  “不必了,我自己就可以了。”

  

  说出口的话带着几分寒凉,还有明目张胆的拒绝和讽刺,当着一群小孩子的面不好把对于丹尼尔的厌恶表现的太过明显,唯独那双蓝色的眸子像是数九寒天的河流,散发着寒气的冰泛着阴冷的光,连颜色都变得浅淡,“你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丹尼尔。”

  

  “彼此,彼此。”

  

  ※

  

  秋本打算是自己一个人熬夜把教室收拾干净的,吩咐所有小娃娃去睡觉,没想到这些人一个比一个不听话。

  

  成功装满一个垃圾袋之后,丢到门口,拍了拍手上的灰,拎着个扫把指指点点,故意做出来一副严厉的模样,训斥道,“不是让你们去睡了?”

  

  然而秋的这副故作姿态显然是没什么用处的,一群娃娃里最不听话的代表首先就站了出来。只见雷狮直接把秋手上的扫把抢了过来,“秋姐,人年纪大了就要服输。”

  

  “不要总是逞强,毕竟您年纪也不小了。”

  

  虽然是在关心没错,但是秋听了简直想打人,这小孩儿说话怎么这么不招人听呢。

  

  “有些人说话果然跟人一样令人讨厌。”

  

  安迷修,右手覆肩,微微鞠躬,对着秋说道,“秋姐,这些事情应当由我们男人来承担,哪能让您一个人独自收拾呢?”

  

  “瞧瞧,这才是说话,雷狮你好好学学。”

  

  这么一折腾,打扫卫生的速度其实也没快多少,只不过,比秋自己一个人要热闹许多而已。

  

  然而这群人之中,却有两个人不在。

  

  丹尼尔和鬼狐天冲。

  

  ※

  

  小孩子熟睡着的容颜恬静而又可爱,脸上能够看出来一丝疲累。

  

  鬼狐天冲凝视着金的睡颜,双颊晕染出一丝玫瑰色来,双唇微微开启,手指掠过之时,能够感受到扫在皮肤上面的温热微痒的触感。

  

  伸出手抚摸着柔软的皮肤,手感仿佛是蜜桃上面的绒衣。

  

  就这么望着金,年幼的小孩子眼底浮现出的是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甚至是想象不到的执着。

  

  鎏金的瞳眸,映衬着昏暗的黄色灯光,闪烁着暗红的光芒。似狡诈的狐狸,也似刚刚学会捕食狼崽儿,明明到处都写着懵懂无知,看起来还像是狗狗一样可爱,可是爪子上面已经沾满鲜血,指缝还有血液干涸的痕迹,眼里却不自觉的散发出野兽的掠夺和凶狠。

  

  小孩子的感情不仅纯粹直白,亦是更加的危险,占有欲表现的就会越明显。

  

  疯狂起来甚至会又打又闹,甚至会直接动手抢。

  

  如果还是得不到,那么就会变成一块心病,让他在这之后的每一个闲暇的白日,在午夜梦回之中,都会想起这种感觉,于是这种执着不断累积,变成了一种令人惊恐的执念。

  

  扭曲而疯狂。


  于是鬼狐天冲执拗了十几年,未来的十几年里,他用尽了一切手段,只为了达到幼时的那一个目的而已。

  

  虽然一切的起源很简单,因为感情就是很简单的,不过就是鬼狐天冲喜欢金这么一个理由而已。

  

  彼时的他分不清什么友情爱情,只是想得到金而已。


  小孩子不都是这样吗?喜欢就想要带回家。

  

  而这种感情偏偏就是他生存的本能。


  可笑吗?他凭借这一点,一路爬上了高位,坐上了能够和其他人相互竞争的位置。


  “我一定要得到你,金……”

  

  鬼狐天冲喃喃说着,声音总觉得有些空洞,幼儿稚嫩的声音此刻听起来竟然像是幽灵,随后只见男孩子俯身低下头来,吻住了金的唇瓣。

  

  一股甜腻的带着牛奶的香气在唇齿间蔓延开来,这种味道令人沉醉不已,却让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躁动。

  

  这种不知道应该称之为什么的刺激,似是激发了他体内的兽性本能,让他下意识的咬了下去。

  

  疼痛让睡梦中的小孩子嘤咛一句,却尽数被鬼狐天冲吞入了口中,许久之后他才松了开来。

  

  鬼狐天冲凝视着金,仿佛是魔怔了一般。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连眼睛都盯得有些酸涩,一个动作保持的时间太长,手臂和双脚发麻刺痛,才让他清醒了过来。


  抚摸着金的脸颊,“十几年后再见吧,金。”


  “可别忘了我啊……”


  “当然,如果你真的忘记了的话,我会想办法让你想起来的。”


  这声线虽然还是小孩子,可是语气却像个成年人,这静谧的房间里,回答他的也只有金在梦中的呓语。


  鬼狐天冲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权当你作答了吧。”


  言毕便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发麻的双脚,走了出去。

  

  然而他前脚刚踏出金的宿舍,一转头便看见了站在宿舍门口,双手叉肩好整以暇,靠在墙边似是闭目养神的银发男人。

  

  丹尼尔。

  

  鬼狐天冲不喜欢这个男人,非常不喜欢,甚至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跟对方说。


  但是丹尼尔毕竟是长辈,是孤儿院的老师,鬼狐天冲还是非常有礼貌的鞠了一躬,“晚上好,丹尼尔老师。”


  这招呼刚打完,鬼狐抬脚便要走,根本不打算与丹尼尔周旋。


  还是那句话,他不想跟丹尼尔打交道。


  丹尼尔睁开了眼睛,与鬼狐天冲颜色相近的瞳眸闪过一丝玩味,只是看起来更加犀利,更加令人胆战心惊。


  “怎么?准备走了吗?鬼狐家的小少爷?”  


  “所以是体验生活结束了吗?”

  

  闻言鬼狐的正在走这的脚顿了一下,“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吗?”


  “下次体验生活的时候,建议你换个姓氏,鬼狐这个姓,实在是太乍眼了。”


  简直可以说是人尽皆知。

  

  “您说笑了,我也只是过来找个人而已,不过既然对方不肯跟着我走,我也就只能先回家了。”

  

  鬼狐耸了耸肩,说出口的话听起来也是有些流里流气,颇有那么几分富家少爷的姿态,“孤儿院显然不适合我。”


  “确实不适合你,各种意义上的。”

  

  丹尼尔的语气突然变得危险,仿佛是在警告些什么,明明依旧温润的声音,却带着逼人的气势,“鬼狐天冲,我希望你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男人毫不掩饰自己身为成年人的优势,历练多年的魄力尽数向鬼狐身上施压,还是小孩子的鬼狐天冲自然无法承受这种压力,后背发凉,额角隐隐冒出冷汗,想要跑却跑不动,双腿发软。想要去跟着对抗,却没有那个能力。


  这种无力感让鬼狐天冲心中愤恨不已,眸中迸射出狠厉的光,许久之后才归于平静。


  “当然,这种破地方我也不屑于回来。”


  话音未落,也不管丹尼尔十分要说什么,就直接离开了。


  丹尼尔忘了鬼狐天冲离去的身影,“七创幼儿园……还真是藏龙卧虎……”


  “这群小孩子,一个比一个厉害……”

  

  ——————《我们的弟弟就是这么可爱!》第十三章完——————


  再一次祝青天baby生日快乐!


  于是这是专门写给青天的生贺,然后他一直没出现,我就瞎几把更一个了。


  但是我还是要非常不要脸的在这里祝胡念baby生日快乐! @胡念 


  然后由于现在过了零点了,祝江徽宝贝儿生日快乐。 @做梦都想晏的流年 


  另外吧,请谅解一下我,工作室那边的任务量真的太重了,然后昨天出去一天,后来从人民广场走到了桂林路,再走回家,七八公里的路啊……


  到家再收拾东西什么的,再开始码字……


  真的是……


  我凌晨五点才睡的……


  然后我今天一天(准确的说是昨天一天),码字量是两万二……


  所以生贺给的很晚了,就比较抱歉。



评论(5)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