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

【all金】雏鸟情结:第十九章,祝大家元旦快乐新年快乐!

  Chapter.19


  ●祝大家新年快乐!元旦快乐!

  

  ●安金,雷金,卡金。

  

  ●《雏鸟情结》目录

  

  ●ooc始终属于我,流水账一样的文。

  

  【正文】

  

  在安迷修靠近之时,金下意识想要后退,但是望着对方眼里诚挚的情绪,湖绿色的眸子有着安抚人心的魔力。

  

  “安迷修……”金有些不确定似的重复了一遍对方的名字,蓝色的眸子朦胧而迷茫,略有些痛苦,似是在思考着一些什么事情。

  

  “正是在下。”

  

  “安迷修啊……”

  

  这个人是谁啊……

  

  这段时间以来金一直不想去碰触过去的记忆,脑子里面空了一块,这让他很不舒服,如果能够恢复一些,就坦然接受一些,但是强行去想的话,脑袋总是会很疼。

  

  之前问过祖玛,他是否有个姐姐之时,他试图去想过,但是很疼,很难受。

  

  其实金很少会去主动思考过去发生的事,过去发生的人,就如同和雷狮甚至是卡米尔都没有这种顾虑,但是面对安迷修的时候,他似乎没有那么厌烦对方,而且内心会不由得升起一丝好感。

  

  这让他不仅怀疑,之前是不是真的和对方是朋友之类的关系。

  

  只可惜金最终还是没能想起什么,干脆直接问出了口,“你是谁啊……我之前认识你吗……”

  

  金的眸子向来不会隐藏任何情绪,安迷修能够看到少年眼底的恐慌和陌生,还有为难。

  

  对方为了他在思考,在试图找回自己的记忆。

  

  这个认知让安迷修欣喜若狂。

  

  但是让公主不受到伤害,是骑士的指责,哪怕金不是公主,也是安迷修一生要效忠的人。

  

  “过去是否认识已然不重要了,在下甚至您如今深陷在记忆的困惑中,随意请不要在意,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重新认识。”

  

  安迷修再次低下头吻住金的指尖,眉眼扬起温柔的弧度,唇间笑意虔诚而又迷魅,带着令人深陷弥足的危险气息。

  

  这是一种极为矛盾的气质,如同在纸醉金迷酒池肉林,一群喝酒享乐唱着靡靡之音的众人,有那么一位只是微笑着与人交谈喝着白开水的风流君子。偏偏在那样糜烂的场景中,就算是清水都带着诱人的甜味。

  

  所以你明明知道出现在这种地方的人不会是什么好人,还是会下意识被这种看似温良如玉的气质所吸引,然后一步步的走向男人的陷阱之中。

  

  金凝视着安迷修的双眸,那是足以将人卷入其中的危险领域,却真的就这样看着失了神,喃喃的说了句,“从现在开始认识?”

  

  “所以从现在开始,请您记得,安迷修是只忠于您,守护您的骑士。”

  

  雷狮看着这两个人的互动,额头上青筋冒起,几道雷电自天而降,尽数落在安迷修的脚旁,狂雷带着要毁灭一切的暴怒,“你们两个眼里还有没有别人了?”

  

  安迷修迅速站起身闪身抱起金躲开,淡淡的吐出了一句,“没有。”

  

  简明扼要的两个字没有丝毫感情,似乎就像是压根儿没把对方放在眼里一般。

  

  末了还要当着雷狮的面儿,做出一副深情焦急的姿态,对着金询问道,“刚刚的攻击受伤没有?”

  

  “受伤倒是没有啦……”

  

  比起安迷修的急切,金反而显得颇为不在意,反而是皱着眉头面对雷狮质问道:“你干嘛突然动手打人啊!”

  

  本来雷狮这段时间就已经憋了一肚子火了,安迷修还突然插一脚,要知道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对于金竟然还替安迷修说话,雷狮自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怒之下竟然对着金下了命令,低沉的声音似是从喉咙中碾压而过,威胁的语气不容置喙,“你闭嘴!”

  

  “我跟这个傻逼骑士的事情,你别管!”

  

  伴随着声音是在各处炸开的雷电,仿佛是在用这种方式在宣泄自己的愤怒。

  

  闻声赶来的卡米尔刚好看到这一幕,心里咯噔一下子。

  

  望着金那震惊而慌乱的眸瞳,双唇紧抿,下垂的嘴角带着委屈的意味,卡米尔本以为少年会哭,毕竟心智还不成熟,或许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

  

  连雷狮都以为他要把金吓哭了,但是事实证明所有人都想错了,只见少年双手闪烁着淡淡金光,一个巨大的能够把两个人都能遮挡住的矢量坚盾闪现在众人眼前。

  

  “嘿,我就不信了,你大赛第三怎么了!你大赛第三我就……我就应该怕你吗!”

  

  看着雷狮那越来越黑的脸,浑身噼里啪啦的闪电,金还是有点儿怕,但是狠话已经放出去,好歹是堂堂好几尺的男儿,说不怕就是不怕!

  

  一边说着一边丢出去几道矢量冲击,直接砸在了雷狮身后的岩石上。

  

  “嘉嘉和祖玛说了,大赛规则就是这样,你要杀要剐随便你!但是我跟你打的话是不是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有道是一腔热血上脑,就天不怕地不怕了,这大概说的就是金吧。

  

  连卡米尔都不禁感叹,这段时间金到底有多么讨厌雷狮才能一瞬间爆发出这么大的能量啊……

  

  “这……”

  

  安迷修心里虽然很开心,但是却有点儿哭笑不得的感觉,毕竟他是来救人的,没想到还被这小家伙保护在身后了。

  

  “金,能被您如此对待,在下感到十分荣幸,但是对付雷狮……”

  

  温柔的语调突然变得低沉危险,杂糅着隐含的杀气,一时之间周身的气质竟然都换了个模样。

  

  “对付他的话,还不需要您出面。”

  

  此时安迷修一身肃杀之气直逼雷狮,凝晶流焱闪烁着危险的光。

  

  “哟,安迷修,依旧那么狂妄啊。”

  

  “哪里哪里,再狂也狂不过你啊,雷狮。”

  

  “大哥你稍微冷静一下,这件事是不是打架能解决的。”

  

  两人之间剑拔弩张,要打起来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儿,但是现在绝对不是打架的时候啊!

  

  冷静如卡米尔,少有现如今这种一颗心都悬起来的时候,如果真打起来的话,后果真的不见得会太好,雷狮和卡米尔两个人打不过安迷修一个人显然不可能,但是安迷修要是被他们一群人打伤……

  

  那边金竟然像是护犊子一样护着安迷修,一个身高只有一米六,能力才刚刚恢复的“小孩子”,守护着一个大赛第五?卡米尔望着这副场景,宝蓝色的眸子逐渐深邃,似是深夜的天空。

  

  这到底是哪儿来的正义心?最重要的是,失忆的金为何会对安迷修产生这么强烈的好感?

  

  仅仅见过一面就把金完全收买了?那么安迷修受伤的话,金肯定会更加难过生气,全团刚刷上去的好感值必定会归于负值。

  

  安迷修什么时候弄死都可以,但绝对不应该是现在。

  

  卡米尔能想到的,安迷修也不至于一点儿都想不到,更何况就看金对于雷狮的态度,就能猜出来个大概。只见男人眼底掠过一丝算计,唇角勾起一抹挑衅的笑容,“怎么?堂堂雷狮海盗团,今天也畏首畏尾不敢行动了?是怕了吗?”

  

  该死的安迷修!

  

  被安迷修这句话气的卡米尔差点儿崩了人设。

  

  “安迷修,你自称最后的骑士,正义的代表,性格未免太过恶劣了吧。”

  

  “哈哈哈,卡米尔你也别算计了,今天不是金继续留在这里,还是由我带走,一定要出来个结果的。”

  

  不把雷狮解决掉,根本没办法把金带走,但是以一敌二显然不明智。另一边安迷修不死,这事儿还是没完没了,可是金对雷狮的好感值就要从雷王星跌穿到登格鲁星了。

  

  双方陷入了你死我活的局面,却各有顾虑无法动手,反倒是金先开口催了起来,脸上写满了不耐烦和不理解,“……你们废话怎么这么多。”


  “不就是打个架吗?怎么这么多废话?”

  

  “哈哈哈没错!动手吧,雷狮!”安迷修剑指雷狮,一道剑气同时挥了出去,连带着地面都被砍出了一条缝,一直到雷狮的脚下才停下,“对于我来说,无论如何我都要带金离开这里。”


  “正合我意。”


  话音未落,青色的雷电滚滚而来,直奔安迷修。然而还未等安迷修动手,金倒是自手中发出来矢量冲击,攻向雷狮。


  于是一时之间天地为之震颤,电闪雷鸣,冷热交加,还散发着金光。


  天空之上乌云密布,淅淅沥沥的小雨飘落,山崩地裂,连落脚的地方都嫌少。

 

  然而就在这一片大乱斗之后,金的矢量缠绕缠在了卡米尔的腰上,差点儿把卡米尔的腰扭骨折。卡米尔的拳头砸在了安迷修的身上,安迷修的凝晶插在了雷狮的肩膀上,伤口直接冻成了冰。而雷狮的锤子……

  

  砸在了金的身上。

  

  准确的说是金的脑袋上。

  

  还是带着雷电的那种。

  

  只见金发的少年,两眼一翻,眼睛一闭,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身上还闪烁着未来得及消散的雷电。


  看着躺在地上的金,所有人终于停下了手。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emmmm……


  最后卡米尔忍不住爆了个粗,“草,还愣着干什么啊!人要死了今天这个架打的不憋屈吗!”

  

  ——————《雏鸟情结》Chapter.19——————


  祝小可爱们大宝贝儿们元旦快乐!


  以及墨墨替雷总给你们带个话。


  “你们太让我失望了!说好的可怜全是哈哈哈!”


  

  

  


评论(85)

热度(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