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

【all金】雏鸟情结:第十七章,嘉金,瑞金,雷金,卡金,安金

  Chapter.17

  

  ●主红绿灯x金,另有瑞金,雷金,卡金,安金

  

  ●《雏鸟情结》目录

  

  ●ooc始终属于我,流水账一样的文。

  

  【正文】

  

  风云色变,凹凸大赛的参赛选手除了前十那几个,几乎人人自危,就怕一不小心卷入那场突如其来的争斗中。

  

  王者的暴怒,以及大赛第二的复仇之旅。

  

  要说之前格瑞也只是漫山遍野的找发小,不至于像是嘉德罗斯一样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真是浪费元力的典型。再加上大赛第二那绿油油的烈斩的激情碰撞,可谓是一时之间连天都换了个颜色。

  

  不远处的山拦腰截断,那是格瑞砍的。

  

  眼前的大厅房屋都碎成了渣渣,那是嘉德罗斯砸的。

  

  “金呢?”

  

  “不知道。”

  

  近日来找嘉德罗斯麻烦的人不少,四路八方的敌人明着想把他这个大赛第一弄死,但是谁不知道全都是奔着金来的。

  

  但问题是如果金现在真的在他这里,他也乐得对付,可是问题是金根本就不在啊!

  

  故而脾气也随之见涨,“我还想知道他人在哪儿呢!你他娘的来问我,我去问谁!”

  

  格瑞多少也有耳闻金再一次丢了的事情,但真正来确认之后心中还是不由得愤然,面上阴冷,眸子像是镀上了一层寒霜,连颜色都看不清晰,质问的语气亦像是从冷库里滚过一样,“你就是这么照顾他的?”

  

  “啧啧啧,格瑞,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最开始把金弄丢的那个人可是你。”

  

  嘉德罗斯丝毫没有当初砸了金一棍子,并且还把人掳回家的愧疚感,“好歹我也是尽心尽责的照顾了他一段时间,现在人又丢了,你不去找人,跑来找我的麻烦不是有病吗?”

  

  或许脸皮厚耍无赖这种技能,也许会根据实力的增长而不断增加的吧,要不然嘉德罗斯这段话怎么能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凑表脸呢。

  

  “确实找人是当务之急,但是这笔账先清算了再找也不迟。”

  

  格瑞这一肚子火都憋了好几天了,碍于嘉德罗斯一直拿金作为挡箭牌,又不能光明正大的去找他的麻烦,那么本来就被灌输了一脑子错误思想的金,只能会越来越厌恶他。

  

  “也罢。”嘉德罗斯挥舞着大罗神通棍,地裂山崩,朗声笑道,狂妄而又嚣张,“既然如此,输了可别哭鼻子啊,格瑞。”

  

  格瑞一跃而起,烈斩挡住对方的进攻,云淡风轻的语气带着凛冽的杀气,“我倒是希望,你要是输了,就不要再缠着金了。”

  

  这边打架的人只有两个,那边看戏的人可就多了,双方的队友凯莉紫堂幻蒙特祖玛啊,什么安迷修,银爵,还有一个压根儿不讲话的神近耀,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艾比埃米姐弟俩。

  

  安迷修端坐在一旁,虽是一身凛然正气,颇有君子模样,但手上却握着凝晶流焱却散发着阵阵冷热交替的温度,蓄势待发时刻准备接受来自这几人的攻击。低头看着凝晶散发出来的寒芒说道,声音和武器一般的冷,“看来现在人已经不在嘉德罗斯这里了。”

  

  凯莉咬着棒棒糖,毫不客气的讽刺着,“你们倒是把金照顾的很好啊,怎么这么快就丢了呢。”

  “好不好,不是由你们来说的。”蒙特祖玛扛着剑,丝毫不畏惧对方的诘责,“金自己会做出评定。”

  “啧,脸可真大。”凯莉翻了个白眼冷笑一声继续说道,言语之间尽是嘲讽与鄙夷,“把别人家的孩子掳走当成自己的养,强盗逻辑可要不得啊蒙特祖玛。”

  “所以他是你家的孩子?”

  

  银爵瞥了一眼这几人,低沉的嗓音不似凯莉那般具有穿透力,却一瞬间镇住了这争吵混乱的场面,“与其争吵,倒不如找找人到底在哪里。”

  紫堂幻拽住了凯莉,接了茬,“其实之前已经找过了……因为大概是大赛任务中丢失的,所以也查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各凭本事找就是了。”蒙特祖玛冷冷的开了口,她和嘉德罗斯其实分析过金到底在哪里这件事儿,毕竟那会儿电闪雷鸣,这种元力技能也就只有某个海盗团的团长具有了,今天来的这些人,让蒙特祖玛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但是要她说出来,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各凭本事,是个好主意。”说着安迷修收起了武器,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只要不是被带往外太空了,换了个星球,没可能找不到,凹凸大赛就这么几个人而已。那么在下告辞了。”

  “慢着!”

  在安迷修正准备离开之际,凯莉猛然喊住了对方,虽然这位大赛第五本来就不是急躁之人,但是安迷修竟然能做到如此冷静,怎能不让人怀疑,凯莉的面上带着怀疑,“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事情?”

  “不知道,不过……”安迷修转过头淡淡的回了一句,“今天在场的各位还有谁没来,还用想吗?”

  金又不是完全傻掉了,能控制住他的也不过是寥寥数人。

  在裁判团和丹尼尔不出手的情况下,那么就只剩下一个选项——雷狮海盗团。

  “这男人说话怎么这么不直接。”艾比嘟囔了一句,垂眸思考了片刻,艳红的眼珠子转动了几下,便直接拽住了弟弟脑袋上的呆毛,“走了走了衰仔,快跟姐姐去找未来的老公!”

  

  “疼疼疼!老姐你别拽我头发啊!要拽也轻点儿啊!”

  “少废话!”

  走出去老远,终于远离了危险区,艾比突然大笑了起来。埃米看着好像疯了似的姐姐,揉了揉自己的头皮,“老姐,金又丢了,你怎么这么开心啊。”

  

  “我可不开心吗!之前人被锁在嘉德罗斯那个怪物手中,我连根儿头发丝都见不着,更别指望追人了!”

  

  “在格瑞那里好歹那个死闷骚看着别人亲近金也只是不爽,不至于说是像护宝贝似的把人层层叠叠的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我这一段时间连个面儿都没瞧见啊!”

  “呃……”

  层层叠叠的包裹的严严实实……老姐你这什么鬼形容啊……

  “可是老姐……人可能……”

  不太好找……找到了也不太可能如愿让你带走。

  “你个衰仔给我闭嘴!”艾比猛然打断了埃米接下来说的话,她知道情况肯定还是不怎么好,但是万一真的让他这张乌鸦嘴给说中了怎么办!“让你老姐做一下梦不行啊!”

  “……呃,行的行的……”

  凹凸大赛再一次闹翻了天,至于金现在到底如何嘛……

  “小鬼,你倒是跟我说说,你为什么讨厌我。”雷狮准备了一大桌子的各种各样的零食,花了大把的积分,用尽了各种心思,只为了讨好面前这个金发的十分倔强的,小鬼。

  然后这孩子顺手抓起了一个草莓蛋糕……塞到了卡米尔的嘴里。而且他的那位多年来十分忠诚的表弟竟然毫不避讳的接受了这个投食???

  我日。

  老子是来讨好你的,不是让你借花献佛的!而且你们之间的关系怎么这么亲密无间!

  雷狮现在想肆虐天地,但是现在必须要忍耐,好不容易让金能够不看见他就哭,决不能一朝打回原形,这好几天的努力就打水漂了。

  “为什么啊……”金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上的蛋糕渣,郑重其事的细数雷狮的种种罪行,“你欺负嘉德罗斯,乘人之危,还把我掳到这里来,还这么凶,我为什么不讨厌你?”

  “欺负嘉德罗斯……”雷狮嘴角不由得抽搐,那嘉德罗斯好歹是大赛第一,哪里用得着他欺负!但是乘人之危是事实,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为自己洗白白,只能异常委屈的说道,“可是我现在不凶啊……”

  “可你之前凶啊!还有前面那几条罪状不还都在吗,而且你长得看起来就不像个好人。”

  “……长得不像个好人?”

  好歹他也是雷王星的三皇子,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想当年追他的人能绕皇宫三圈,怎么就不像个好人了?

  “对,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

  “为啥?”

  被雷狮问的可烦,加上对于这个人的厌恶感,金竟然毫不避讳的回了句,“像流氓。”

  “噗,咳咳咳……”吃着东西的卡米尔因为没忍住笑了出来被蛋糕呛进了气管里,咳嗽了老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哇卡米尔你吃东西注意一点儿啊!”金一边焦急的说着,一边用手拍着对方的后背。

  “不不不,我没事。”

  雷狮剜了一眼卡米尔,随后转过头对着金,一米八的大老爷们儿像个小媳妇儿似的又委屈又不甘心的继续问道,“好吧,那你为什么不讨厌卡米尔?”

  除去一开始,雷狮感觉自己对待金的态度,其实跟卡米尔没什么不同啊,为什么这小鬼还是越来越喜欢卡米尔,越来越讨厌他?这中间差了什么?

  金皱着眉头,仿佛看着傻子一般瞅着雷狮,“为什么?喜欢一个人,不讨厌一个人为什么需要理由?大哥你这话就问的好奇怪啊!”

  “大……大哥?”

  这什么鬼称呼?

  “嗯……卡米尔让我这么喊你的。”金耸了耸肩,完全不在意对方的震惊,还有那都要瞪出来的眼珠子,十分随意的回答道,“他说这么喊的话,或许就能不那么烦你了。反正我看他也那么喊,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

  鬼哦!

  这种表弟把媳妇儿领回家见哥哥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糟糕!

  卡米尔你的心机太深了!哥哥不能要你了!

  ——————《雏鸟情结》Chapter.17完——————

  _(:з」∠)_

  完了,我为什么又在欺负雷狮。

  隔壁崩坏凹凸剧组,我就在欺负雷狮。

  可是让我笑一下啊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25)

热度(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