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

【瑞金】做饭这种事儿怎么就那么难呢,小段子,祝书伶和寒儿生日快乐!

  ●再一次祝书伶和寒儿生日快乐,虽然他俩生日都是前天了,但是说好的更新还没更完呢23333 @秦书伶  @叶清寒 


  ●瑞金段子,段子来源肥肥,感谢肥肥这个行走的段子手哈哈哈哈。 @二肥今天依旧十分怠惰 


  ●ooc如学习,常伴吾心。

  

  ●qwq点个赞不好吗?

  

  【正文】


  01.

  

  金从冰箱里取出来一瓶老干妈,挖出来一勺,拌在米饭里,还剩半瓶,估计坚持不了几天了,看着手里的饭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哎,格瑞不在的第七天,想他。

  

  他本来就不擅长做饭,都吃了一周的大米饭拌老干妈了,当然早上吃的是白开水冒饭拌榨菜,毕竟姐姐说早上吃辣椒不好。

  

  所幸在这瓶老干妈岌岌可危的时候,格瑞终于回来了。

  

  当格瑞回来的第一件事,金马上扑了上去,冲着对方脸颊亲了一口,说了句:“格瑞,做饭吗?”


  后来格瑞看着冰箱里已经空瓶了的老干妈,还有厨房垃圾桶里面的榨菜袋子,哭笑不得。


  02.


  关于让金艰苦度日的老干妈,也是有由来的。


  某天金正在卧室里打游戏,瞧见姐姐正要出门,顺嘴说了句,“姐姐你回来的话,给我带点儿零食呗。”


  “行啊,你要什么?”


  因为游戏正在紧要关头,金就顺口回了句,“随便啦随便啦。”


  于是就因为这句随便……


  秋带回来三瓶老干妈回来。


  “为什么是老干妈?”


  “因为顺手。”


  ……哎,果然是亲姐姐吗。


  而这三瓶老干妈,让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格瑞和秋都不在的艰苦日子。


  03.

  

  金看着锅里的炒米饭,米香扑鼻,金黄色的鸡蛋色泽诱人,令人食指大动,不仅对着厨房之外的格瑞感慨了一句,“格瑞……三年了……”

  

  格瑞有点儿不明所以,不知道金这么明媚而忧伤的语气和表情是要怎么样。如果说是在一起的话,似乎已经超过三年了,细算下来也五年多了。格瑞刷着碗筷准备收拾东西吃饭,问了句,“怎么?”

  

  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似乎在感慨对方怎么不懂自己,无奈又伤感的回答道:“三年了格瑞……我炒米饭……”

  

  “终于不糊了。”


  格瑞:???


  格瑞看着水池子里面手滑打碎的碗,一脸问问问。


  03.


  格瑞尝了一口炒米饭,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虽然不太好吃,也确实是不糊了,而且能入口了。


  金顺嘴就问了句,“咋样,是不是还挺好的。”


  “嗯,你下次可以试试放点胡椒粉。”


  金嘴里嚼着饭,跟个仓鼠似的,嘟嘟囔囔的说了句:“咦是吗?我只放盐。”


  ……格瑞盛汤的手一抖,洒了一桌子的紫菜蛋花。


  看着脸上表情快要绷不住的格瑞,金补充了一句:“哦,还有油。”


  “……”


  “那下次记得少放点儿盐,油也少放点儿。”


  04.


  金从冰箱里取出了两根火腿肠,外加一瓶娃哈哈周年纪念版AD钙奶,搭配着新鲜出炉的炒米饭,虽然它……糊掉了。


  来庆祝他的英语考试没有挂科,顺便用娃哈哈深夜买醉,感慨格瑞又他娘的出差。


  咬了一口火腿肠,大口喝着钙奶,感慨了一句:“呵,这奢侈的生活。”


  事后由于金吃了炒的十分过分的米饭,坏了肚子,出差回来的格瑞陪金住了两天院。闻讯而来的凯莉和紫堂幻急急忙忙的赶来看望金,向来毒舌的凯莉毫不留情的说了句,“你这种生活自理能力,活着也是不容易。”


  闻言格瑞抬头冷冷的瞥了一眼凯莉,用着理直气壮理所应当的说道:“炒米饭需要摸索,看起来简单其实困难,做不好很正常。”


  凯莉&紫堂幻:……


  啊,你们这对该死的夫夫,我们就不应该来看望。


  凯莉:溜了溜了,俺俩太多余。


  ——————《做饭这种事儿怎么就那么难呢》——————


  有没有第二部分我不知道,总之更新随缘哈哈哈哈。


  

  

  


评论(12)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