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

【祖玛金】戏里戏外都是情啊!祝寒儿和书伶生日快乐!

  ●祝大家圣诞快乐!祝寒儿和书伶生日快乐! @秦书伶  @叶清寒 

  

  ●蒙特祖玛x金

  

  ●ooc如学习,常伴吾心。

  

  ●qwq点个赞不好吗?

  

  【正文】

  

  这世界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

  

  直到金刚刚还在优哉游哉的打游戏,等到凯莉那个混世,啊,不对,星月魔女来之后,将金未来两个月甚至更长一段时间的悠闲时光全都剥夺了。

  

  “圣诞节快到了,金。”

  

  金退出了游戏,咬了一口放在桌子上面正新鲜的苹果,顺便给凯莉递过去一个,“我知道啊,怎么了吗?吃苹果吗?”

  

  要不然他这苹果哪儿来的。

  

  凯莉翻了个白眼,但也没拒绝,“你不知道我们学校的风俗吗?圣诞晚会啊。”

  

  “……刚听说。”

  

  “好吧,也不指望你这个傻子能知道一些什么事情,总之圣诞晚会每个班级都要表演节目,一般是全班人员都要参加演出的。”

  

  听了凯莉的解释,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好吧好吧,那我要演什么?”

  

  “杨玉环。”

  

  “……????”

  

  “啊?你说什么?!”

  

  您敢不敢再说一遍,您要让我演什么?

  

  当时被吓得懵逼的金,事后才反应过来问那两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班长叶小姐和凯莉。

  

  “为啥是我!你去演都比我合适啊!”

  

  “因为你是男的,而我们班只有你一个男的。”

  

  “……所以为什么非要男的演啊!”

  

  “因为李玉刚是男的。”看着金震惊的模样,凯莉撇了撇嘴反而还一脸不满的样子回了句,“你知足吧,班里一半的女生都给你当伴舞去了,连我都被坑了进去。”

  

  ……

  

  是了是了,当年他报考凹凸学院的时候,因为成绩实在不怎么稳妥,就在填写了那个“同意调剂”,前两个都是热门的金融专业,估计被录取的希望不大,但是怎么都不应该是把他送进来英语系啊!要知道他高考的时候英语都不够90分的???就这个问题金疑惑了整整一个假期,等到开学的时候,金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似乎他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调剂这个班级的男女严重失调的比例的吧。

  

  他这一届全院的男生只有十个,而英语一班也就是金所在的班级,只有他唯一一个男生。别以为二班就好到哪里去了,至于剩下的七个男生——全在隔壁日语系。据说二班原来应该有三位雄性的,后来特别的申请转系了——从英语转到日语。

  

  这半年来金一直镇守在女子军团中,活的相当……不滋润,且感觉非常没有尊严……

  

  但如果仅仅如此的话,金一定会拒绝的,换个节目不好吗!

  

  可是节目单……已经报上去了……

  

  最重要的是,辅导员已经同意了……

  

  同……意……了……

  

  第二天排练的时候,金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如果只是上去唱一首歌的话,或许只是有点儿尴尬而已,但是事情完全没有那么简单……

  

  辅导员说话有口癖,总是什么什么好吧,看起来像是在征求意见,但根本只是说话的习惯而已,人家把决定已经定好了。

  

  “这个样子好吧,女声全都是你唱好吧,至于为了能够让你跳舞的时候更自然更顺手一些,我们就单独给你订做一套戏服了好吧。”

  

  不好,不好,统统不好。

  

  唱歌就算了,还要订做单独的戏服,还是杨贵妃的服装,还尼玛要跳舞???

  

  “好……好的……”磕磕巴巴应了声,跟着辅导员“啊啊哦哦”的开了半天嗓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话说我只唱女声?那男声谁来唱啊。”

  

  “唐明皇啊。”辅导员皱着眉,也不知道是对金刚刚练声不满还是对这个问题不满,总之态度不怎么好,指着金的身后,没什么好气的说了句,“不是已经来了吗?”

  

  金猛然转过头,一头标志性的绿色长发,脸上向来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在金望过去的时候,勾唇笑了下,一如既往的冷漠。

  

  这是个完全不像是个女人的女人。

  

  身高一米八八,追她的女生从学院里面排到学院外面,公认的男性情敌,人气在凹凸学院排前十,女生最想找的男友排行榜中,排前五。虽然……她是个女的。

  

  拜她所赐,金这个唯一的男生,在班级里实在是没什么地位。甚至整个学院的男生……好吧不至于,毕竟日语系的那几个,一水儿的有新垣结衣/钉宫理惠/花泽香菜就够了,还有更过分的什么组长我要给你生猴子!

  

  醒醒醒醒,你们是男生。

  

  盯着蒙特祖玛瞅了许久,眼神诡异的过分,估计表情也全都是不可思议什么的,没一会儿祖玛就抬起头,冷着脸问了句,“怎么?我出演有什么问题?”

  

  “不……没有……抱歉。”金也突觉自己失礼,尴尬的挠了挠头,“请……多多指教了……”

  

  自此之后,金就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被辅导员还有几个舞蹈老师折磨来折磨去。

  

  “我是让你学戏腔,不是让你夹着嗓子瞎喊!”

  

  “我是让你学习杨贵妃的媚态,不是让你瞪我!”

  

  “这是舞蹈不是打架!你的动作柔和一点!”

  

  或许还要加上一个蒙特祖玛……?

  

  临近演出的最后半个月,为了能够让两个人都进入那种“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天成地久有时尽”的绵绵无绝期的爱情。辅导员干脆他和蒙特祖玛两个人穿上戏服,化上妆对唱,对台词。

  

  “我李隆基,愿与爱妃生生世世永为夫妻,此志不渝,苍天可鉴!”

  

  还别说,蒙特祖玛龙袍加身,金冠束发之后,倒真是俊朗不凡,颇有君临天下的王者气质,跟你说着“生生世世”的情话,带着半分的戏腔,空荡荡的大厅环绕着不似女人的低沉性感却狂傲的声音。听着这话连金都愣了一下,差点儿不知道如何反应。

  

  倒是蒙特祖玛轻咳一声让金回了魂儿,看着对方眼中的笑意,金蓦地脸一红,慌慌张张的背起了台词,“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妾身……妾身何德何能……”

  

  金这段台词显然说的不怎么好,拘谨的过分,而且有些磕巴,蒙特祖玛瞅着金那紧张的神情,淡妆之下掩饰不住的两抹红霞,难得笑了一下。

  

  这下子金就更不好意思了,略带埋怨的嘟囔一句,“……有那么好笑吗……”

  

  “不,只是觉得你挺可爱的。”蒙特祖玛淡淡的说着。

  

  “……我是个男的……”

  

  “我知道。”

  

  ※

  

  为了演出效果,金把眉毛都修成那个柳叶弯眉的形状,眉间一点红,浓妆艳抹之下眉眼勾勒出女子的媚态与秀丽,头上的假发竖着复杂而精致的发髻,插着六根金簪,还顶着一朵黄色的牡丹花,竟然还是真花!除了那双眼眸还是蓝色的,都看不出来哪里像他了,连金自己都忍不住感慨一句,还真有那么点儿倾国倾城的模样了……

  

  而且脑袋上戴着的那个东西,是真他娘的沉……一会儿要穿着这么一身东西,在学校的大礼堂里演出啊……好几个学院的都会看见啊……

  

  想揉揉眼角,又怕妆花了,只能对着镜子笑了笑,嘴角的弧度有些僵硬,感觉像是抽搐了一般,眉头紧皱,叹了口气。

  

  “爱妃,怎地如此唉声叹气?”

  

  沉稳的脚步声伴随着宛若京剧唱词的熟稔声音,这几日听得都快要入了梦。还未等回头,镜中先出现了一张帅气的脸庞,身为女人,蒙特祖玛却有一双凌厉的剑眉,连过多的妆容都免了。

  

  “……紧张而已,难道陛下不会如此?”

  

  “有何紧张!不过是陪爱妃跳舞高歌而已!”

  

  “……你倒是入戏。”金小声嘟囔了一句,清了清嗓子,用着一道戏曲唱词的女声回答道,“那就请陛下,陪妾身高歌共舞一曲吧!”

  

  ※

  

  一道大唐盛世般经典开头曲。

  

  《新贵妃醉酒》

  

  伴随着一道京剧念白,“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出自白居易《长恨歌》)

  

  沉稳有力的声音,似有千种情意。

  

  红色的幕布逐渐被拉开,歌声同时响起,聚光灯下面粉白汉服之中簇拥着一位盛世唐装舞者,齐胸襦裙薄纱外衫,绣着粉红色的牡丹花,衣袂舞动,白色的手臂若隐若现。身段飘摇,在台上甩动着长袖转着圈,只觉得眼花缭乱。

    

  蒙特祖玛就在舞台后面唱着歌,看着金在台上的演出,虽说两个月来已经看过无数次排练了,但是真到正式场合之下,其中震撼非她能够想象的。


  等到唱到那句“马嵬坡下愿为真爱魂断红颜”的时候,她放下了话筒,于此同时,一句“爱恨就在一瞬间”自那位杨贵妃口中唱了出来。

  

  女声响起之时,台下尖叫声和叫好声同时响起,想来对着这个反串角色期待已久,并且似乎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


  “爱妃姿态真是倾国倾城,令我好生感动!”此时蒙特祖玛穿着一身华贵龙袍,以京腔唱着台词,缓缓走上台前,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对着金缠绵一望,继续唱道:“今日,众人见之,我愿与爱妃生生世世永为夫妻,此志不渝,苍天可鉴!”


  听着蒙特祖玛这慷锵有力的唱词,金差点儿反应不及,她竟然自己改了台词,映着对方那双深情和认真的眸瞳,只觉得心中一震,竟突觉对方是在给自己,是在给金这个人表白,而不是给那位后宫粉黛无颜色的杨玉环。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妾身……妾身何德何能……”


  “相爱又怎是德与能之事,爱妃只需答,可愿与我携手与共生生世世?”


  “妾身,妾身求之不得……”


  一曲成名说的就是金和蒙特祖玛吧……虽然院外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唱歌跳舞的是他,但是总有几个眼尖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比如说他的发小格瑞,比如说他的姐姐秋……


  因此金基本上除了上课,基本上就钻进图书馆里,力求让所有人都找不到……


  其实对于金来说,他也是有一点在躲着蒙特祖玛……


  也说不清为什么,反正金就是没办法直视蒙特祖玛,控制不住那种“深爱”的心情,把自己当成杨贵妃有点儿搞笑,所以说很麻烦这种感觉!入戏入的太深了吧!最尴尬的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神,好像跟之前也不太一样了,似乎是排练时候的唐明皇,但又好像不是。


  但毕竟是同班同学,不可能见不到啊……


  “爱妃。”某天一下课,金刚出了教室门,身后就传来了一道威严的声音,似那九五之尊,闻言金下意识就回了句:“妾身在。”


  金回答了之后才发现自己说出口的话好像不太对,本来在身后的女人也走到了自己面前,依旧带着睥睨天下的气度,吓得金颤巍巍的问了句,“额……陛下,有何事。”

  

  蒙特祖玛眼中闪过一缕笑意,手撑在墙上,将金禁锢在自己怀间,唇间勾起一抹清浅的弧度,说不清是祖玛自己,还是唐明皇,有些清冷,还有些霸气邪肆,“爱妃可愿与我携手与共生生世世?”


  抬头仰望着这位比自己高了十多厘米的女人,眨了眨眼睛回了句,“妾身……妾身求之不得?”


  只见女人唇间笑意更深,却淡淡的回答道,仿佛理应如此一般,“如此便好。”

  

  ——————《戏里戏外都是情啊!》完——————


  祝大家圣诞快乐!


  祝寒儿和书伶生日快乐!


  讲道理我不知道这章节为什么这么难写,可能是因为强求要把自己写少点儿的缘故吧……


  除了相爱,其他都是:真实的故事。


  没错的,我下一届的班级,他们班只有一个男生,还有个190的女生,后来俩人在圣诞晚会上,演出了:《新贵妃醉酒》。ummmm……


  我们辅导员就是音乐系的,这个很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音乐系的成为了外语系的辅导员……

  

  但是台词不是这个词,我早就记不清了……


评论(23)

热度(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