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

【嘉金】我真傻,真的,微秋金,祝云儿生日快乐!

  ●祝云儿生日快乐!注意身体健康! @云莳戚 

  

  ●秋视角的嘉金,所以是有秋金的。秋和金年龄差很大。

  

  ●是生贺,是投喂,也是点文,激情投喂怼总,我爱怼怼一辈子!这孩子可爱到我想把她抱回家!怼怼失踪的第五天想她。然后我且看看谁点了嘉金23333 @怼牌炒饼  @盏茶做酒——债多不愁  @干什么我可是正经人 

  

  ●文章中第一段改编自鲁迅的短篇小说《祝福》,原文见文后注释。

  

  【正文】

  

  “我真傻,真的,”秋抬起她那欲生欲死的眼睛来,接着说道,“我单知道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外面没有东西吃,会跑到别人家里偷东西,我不知道春天也会有。我一大清早就开了门,让我弟弟在院子里玩儿,金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基本上他是每句话都听的,虽然他还小,但是真的是很乖的孩子,他就在院子里,我就在厨房里做饭,忙活了一阵儿等到饭做好了,我就喊金回来,结果人是回来了,旁边还跟了个‘狼崽子’……我本以为养大是没问题的,但是……但是……前段时间我回家一瞧,屋里面……我心里一阵慌啊,完了完了,这会儿是真的遭了狼了,再进去……我那可爱的宝贝弟弟果然……”

  

  秋接着哽咽的说着,说不出成句的话来,虽然事后根据秋自己的透露,其实她的是气的咬牙切齿,一口气堵得上不来要被杀人,不是哭的。①

  

  【一】

  

  那个同样有着一头金发的孩子,却拥有一双倔强闪光的金色双眸,年纪不大,也就五岁。比金还需要小一岁,名字叫做嘉德罗斯。

  

  当时我也是吓了一跳,我那弟弟就是出去玩儿了会儿,怎么还捡了个孩子回来?

  

  我肯定得好奇吧,我肯定得问吧,这一问可了不得,那孩子小脑袋一撇,理直气壮的回了句,“偷东西的。”

  

  这句话把我噎的够呛,小小年纪说话怎么这般的狂妄呢,一点儿都不讨喜,还是我家的金招人稀罕,结果转头一看我那大宝贝弟弟咯咯直笑,小酒窝一颤一颤的,小娃娃笑的漂亮,我看着也开心,跟着笑意盈盈的问了句,“宝贝怎么这么开心?”

  

  金奶声奶气的回了句,粘粘糯糯的团子音还带着笑意,“姐姐,他刚刚不是这么说的,他刚刚跟我说他好饿,好几天没吃饭啦!我就把他领回来啦!”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

  

  “你刚刚明明这么说的!”

  

  ……

  

  就这样我家里就这么多了个孩子,但本身由于我也是“单亲姐姐”,正了八经的90后,年纪轻轻的,再加上拖着一个亲弟弟,一去办领养证,从上到下都写着不合格。只能千方百计的挖门盗洞找关系,最后实在没办法,找了我那个高富帅的大学同学丹尼尔,把人安排在了丹尼尔家的族谱上了,还上了户口。②

  

  按理说这样就完美了,皆大欢喜了,happy ending了,可是世界上的事儿哪有这么简单,当时那娃娃可怜巴巴的拽着我的衣角不肯走,我心一软,就又把他领回来家里来了。

  

  换言之——替丹尼尔家养孩子。

  

  于是金就顺利成章的多出来了个弟弟。

  

  你说说我当时为什么就信了这个居心不良的小崽子呢,直接怼给丹尼尔多好。

  

  【二】

  

  嘉德罗斯到我家的那几天,我是把他和金安排在一个屋子里一张床上睡的,本来嘛,我家也不是什么豪门贵族,两室一厅的格局,已经是我那英年早逝父母留下的最大的财产了,没让我和金流落街头。

  

  等到我休息的日子,好不容易去家具城搬回来了一张床回来,结果他竟然不去睡!

  

  问他为啥,这小屁孩儿回了我一句,“自己睡的话,睡不着。”

  

  那时候的语气真的是可怜的很,连我都被骗了,那会儿我是真的以为,流浪许久的小孩子缺乏安全感,所以就格外粘着我那弟弟,连睡觉都不想分床。

  

  现在一想,我真傻,真的。

  

  【三】

  

  嘉德罗斯从来没喊过金哥哥,虽然一直以来倒是喊我姐姐,或者秋姐,但是面对金的话就直呼其名。

  

  金也从来不介意。

  

  我也只当是两个人年纪相仿,嘉德罗斯本性桀骜,不好意思讲这声“哥哥”喊出口。

  

  但是后来才知道当初的我有多天真。

  

  我真傻,真的。

  

  【四】

  

  嘉德罗斯比金要小一岁,但是在他的坚持下,两个孩子是同年入的小学。

  

  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突然接到了班主任的夺命连环call,说我家那两个孩子竟然在学校打人,吓得我当时就跟老板请了假,直奔学校。心里还直犯嘀咕,虽说嘉德罗斯不是个稳当孩子,但是金从来没说动手打过人啊,更别说还把人打伤了。

  

  一到学校发现那被揍的孩子确实伤的不轻,鼻青脸肿的,就是身上反而倒是没什么,这是拳拳到肉,招招上脸啊。老师,尤其是那孩子的家长咄咄逼人,连哭带骂的:“你瞅瞅我家孩子,哎哟我可怜的宝儿啊,你说说你怎么教育孩子的……”

  

  balabala说的了一大堆,我后来也没怎么听得进去,总之话越来越过分,眉头一皱瞥了对方一眼,冷声道了句,“您少说两句吧。”

  

  我站在两个孩子的面前,绷着一张脸,“怎么回事?”

  

  嘉德罗斯骄傲的抬着下巴,就算是做错了事依旧高傲的过分,并且没有丝毫做错事的心虚和歉疚,反而理所当然的回了句:“啧,敢欺负金,本来就该揍。”

  

  虽然这话很有道理,敢欺负金本来就该揍,但是你也不能说的这么直白啊,孩儿家长还在呢。我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面上严肃的问了句,“金,他欺负你了?”

  

  “他没欺负我……但是他……他说嘉嘉是野孩子!所以我就和他吵起来了……”

  “……”

  最终来看还是对方也有责任,双方家长调和之下,陪了人家两千块钱医药费,就当做这事儿啥都没发生过了。

  

  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更加的粘腻非常,尤其是嘉德罗斯,简直做什么事情都要拽上金,偏偏我那蠢弟弟竟然是一拐就跑了!

  

  “金,要不要去游泳!”“好呀!”

  

  “学校的补课你去做什么,还不如我给你讲的通俗易懂。”“哎呀,真的吗!那你教我吗!”

  

  ……

  

  那年,我真的以为他们“兄弟”情深。

  

  呵呵。

  

  【五】

  

  两个人终于从一张床上出来,还是两个人都上了高中,

  

  适逢拆迁,国家大摇大摆的给分发了房子,我再添了些这几年的积蓄,换了个两层楼的大房子。嘉德罗斯和金也终于从一个屋子换成了两个。

  我那时候本来以为是嘉德罗斯终于长大了,不像是小时候那般没有安全感了,大概可以逐渐独立起来了。

  

  然而,我真傻,真的。

  他TM的是真的长大了啊!

  

  【六】

  

  抚养孩子不易,一路拉扯终于把他们俩都送上了大学,这时候就不得不说嘉德罗斯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按照高考模拟考的成绩,清华北大都不在话下,结果呢……

  

  当时填写志愿的时候,表格就填写了一个大学——上海交通大学。

  

  刚好是金报考的大学。

  

  我捏着报考单子,努力按下了额头上面冒出来的十字路口,对嘉德罗斯进行了一夜的训话,都没办法改变他的想法,后来迫不得已,再一次找了我的大学同学兼现任老板丹尼尔,联手送上了私立大学凹凸学院。

  

  我至今都想不清楚……我当时他妈的在想啥啊!

  

  【七】

  

  上个月金十八岁的生日,我好不容易得空了三天假期,办了个庆祝会,事后就开始加班加点出差飞往世界各地,丹尼尔真是万恶的资本家代表,剥削阶级的典型,我就请了三天假,事后一丝不差的全让我补上了。

  

  出差一回来我当然是要回家啊,一推开门俩人谁都没来迎我,又不是深夜还没到睡觉的时候,正纳闷着呢,嘉德罗斯就赤裸着上半身,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了,望着我先是愣了那么一下,略显惊愕的情绪一闪而逝,随后便化为了淡然,“秋姐你回来了。”

  

  “嗯。”

  

  我眯着双眸凝视着嘉德罗斯,凭借我那体检5.2的眼睛,这孩子后背上面的东西绝对是指甲刮过的痕迹,而且肩膀上面大约是齿痕。刚洗完澡未干的水珠,顺着脊背上的抓痕滑落。

  

  连换鞋都免了,直接奔向金的卧室,一开门一股子情se的麝香气味扑面而来,杂糅着属于弟弟自小一直都有的似青草的体香。两个人的衣服散落一地,空气中弥漫着情se的气息,金始终安静的酣睡着,面上带着qing事过后的疲累和餍足,没有盖严实的被子,让青年身上透着粉的肌肤上面缀着点点青紫的吻痕。

  

  默默关上了门,斜眸睨了一眼嘉德罗斯,冷声笑道,“够能耐的啊,嘉德罗斯。”

  

  面对我的诘责,对方就如同小时候做错事那般态度——理所当然无所畏惧,或者更甚。

  

  他压根儿就没把我这个姐姐当回事儿,靠在墙壁上双手叉肩,打了个哈欠,狂妄的回了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我现在杀人的心都有了,真是想去厨房把刀取出来,捏了捏眉心,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让你滚出我的家可以吗。”

  

  “可以啊。”答应的干脆利落,然而下一瞬这男人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笑的极为恶劣,或者是挑衅,对着我说了句,“如果金同意的话。”

  

  ……日。

  

  现在,我的弟弟被白眼狼吃了个干干净净,我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我真傻,真的》完—————

  

  ①关于开头那一段的原文:

  

  “我真傻,真的,”祥林嫂抬起她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山坳里没有食吃,会到村里来;我不知道春天也会有。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拿小篮盛了一篮豆,叫我们的阿毛坐在门槛上剥豆去。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屋后劈柴,掏米,米下了锅,要蒸豆。我叫阿毛,没有应,出去口看,只见豆撒得一地,没有我们的阿毛了。他是不到别家去玩的;各处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央人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到山坳里,看见刺柴上桂着一只他的小鞋。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狼了。再进去;他果然躺在草窠里,肚里的五脏已经都给吃空了,手上还紧紧的捏着那只小篮呢。……”她接着但是呜咽,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②关于领养的条件:需要年满30周岁,我记得去年的话,未婚配的还禁止领养,但是我稍微研究了一下,今年未婚配的好像可以了,可是秋还是太年轻了……才20岁……

  再一次祝云儿生日快乐!

  

  

评论(25)

热度(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