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

【all金】淬血琥珀:第六章,雷金,祝云儿生日快乐!

  第六章 定情信物

  

  ●再一次祝云儿生日快乐!注意身体健康! @云莳戚 

  

  ●剧情狗血,高能预警。

  

  ●《淬血琥珀》:目录

  

  ●感谢大家的支持,喜欢的推荐一下,顺便关注一下墨墨吧。

  

  【正文】

  

  人有失足,马有失蹄。

  

  你踏出去的这一脚,并不能保证会不会崴了一下就倒在地上了。金背着书包急急忙忙的从学校跑到商场,一个步子没没走稳,直挺挺的撞上了商场的顾客。

  

  这一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反正两个人都没什么毛病,也没碰上什么桌椅板凳的角上,只不过顾客手上的东西掉地上了罢了。

  

  那女人夹着嗓子喊着,指着碎成几块的玩意儿,趾高气昂,脖子上面的赘肉都跟着颤了颤,“这打哪儿撞出来的野小子,走路毛毛躁躁的,好好的东西全让你糟蹋了,你瞅瞅你瞅瞅!”

  

  暗红色的首饰碎片,在商场明亮的灯光下闪烁着红玫瑰似的颜色,漂亮的出彩,如果不是已经破碎了的话,应该也是个能让人爱不释手的宝贝。金不知道这是什么玉石水晶,但是这看起来就价值不菲,况且看着售货员为难尴尬的表情,肯定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事情。

  

  金挠了挠头,本来他也没有打算推脱,歉意的问了句,“多少钱?”

  

  售货员指了指柜台上面的牌子,道出来一个让金几乎傻了的数字,“36980。”

  

  这种感觉就像是转转悠悠的大风筝,一下子砸脑袋上了,磕了个头破血流。金的本来日子就不好过,靠着日常的打工维持着过活呢,这会儿竟然还出来了个巨额赔款,拿什么来还?

  

  瞅着地上随便,白色的瓷砖倒映着胭脂色的光,细碎的像是飘落的花瓣,又像是滴落在地的艳红血液。金还真的想着干脆去卖血得了,可惜这年头已经是无偿献血了。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吓得不知道要如何反应,那位女顾客从头到尾都在喋喋不休的叱责着,也不知道这事儿跟她有什么关系,或许是为了将责任完全推给金,亦或者只是想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指责别人罢了。

  

  倒是金一句话都没听进去,捏着背包的手指泛着青白,愣在那里许久才清醒了过来,连说话的声音都抖了起来,“如果实在还不起呢……”

  

  售货员冰冷而机械的回答着:“这个需要跟我们经理商谈一下,毕竟我无法做主。”

  

  “好吧……那么和经理谈一下吧……”

  

  等待的时间总归是漫长的,尤其现在还是在等着判刑,从售货员拨通了电话,金就靠在柜台,盯着竖立在上面嵌着花,镶着水钻的漂亮时钟,银色秒针每动一下都挑动金那此刻不算坚强的神经,掌心粘腻着冷汗,胸口堵着一口气出不来。

  

  “哟,小鬼,怎么了?”

  

  打从金身后冒出来的男人带着熟悉的古龙水味道,毫不留情的往金的鼻腔里钻,那股子具备侵略感的气息更是一瞬间包裹住了他,呆愣愣的像是机械一般的转过了头,“我……你……雷狮?”

  

  脑子短路了好半会儿,支支吾吾乱七八糟,前言不搭后语的解释了半天,雷狮才搞明白了事情经过,不得不说一句,真是紧张起来废话太多,虽然他不厌烦就是了。

  

  “嗯……”摩挲着下巴,瞥了眼那个血琥珀的告示牌,“三万七啊,果然不是个小数目。”

  

  对于金来说。

  

  雷狮稍微了解过一些金家里面的情况,当然这些事情都是从卡米尔身上得知的,追个人还要找个侦探把人家的成长历程家长里短都要探究个遍,倒是偶尔从卡米尔那里偶尔了解一点事情,反而令人兴趣盎然,否则就只剩下无聊了。

  

  咧着嘴苦笑了一下,青年的情绪明显直白,开心就是开心,难过就是难过,“确实很为难,要看经理来了怎么说……实在不行分期还款也是可以的,不过要还挺长时间了……”

  

  “替你还债。”

  

  “等等……”金是打算辩驳一些什么的,但是雷狮一下子就把金要说的话给打断了,这男人到什么时候都是一副不容置喙的模样,就算嘴上说的话还算是温和,却将唯我独尊的架势表现了个十成十,“欠商场是欠,欠我也是欠,有什么区别吗?况且在我这儿还没有利息。”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小声的嘟囔了一句,这个道理他不是不懂,欠银行的钱好还,欠了人情不好还,“我还是等着经理……”

  

  雷狮双手叉肩冷哼一声,撇起来那个笑容,连唇沿都是嘲讽,“商人重利,我要是坚持付款,你欠的还是我,不管打碎的人是谁。”

  

  “我说你这人怎么不讲理呢……”本来金也不是什么冷静稳重的性子,这要是平时金可能要上来反驳两句,但是现在偏偏理亏,况且雷狮也是好心,虽然完全不知道这个男人脑子里到底想的些什么东西,话没讲完就泄了气,“算了算了……”

  

  “本来应该感谢你的,怎么让你搞得我更生气……”感激带着埋怨,天真又骄傲,但还是认真的道了谢,“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了。”

  

  蹲在地上捡起地上的碎片,一片一片的收了起来,好像在对待着什么珍宝一样。琥珀的触感柔软,就算是碎裂的边缘都没有什么杀伤力,反而蹭的指尖发痒。稍不留神就会在上面留下一道划痕,脆弱的让金感到意外。

  

  “这你还留着干什么?”

  

  “好歹还是花了三万七买的呢!我要是不拿点儿什么回家,我多吃亏啊,就算是碎片拿回家也是安慰啊!”

  

  理直气壮的回答,亦是委屈的够呛。雷狮也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场,“小鬼,你真是可爱的让我不知道说你点儿什么好。”

  

  言毕竟然直接跑到柜台买了个一模一样的玩意儿,一个血琥珀的吊坠,晶莹透亮,配上了个手编的绳,蹲下身直接戴在了金的脖子上面。青年的脖颈白皙透亮,比脸上的皮肤要更白一些,有着姣好的弧度,简单直接的肌肉纹理,应该是有锻炼的习惯。雷狮见过各种各样的躯体,娇小的,或者是健壮的,大多数都是很漂亮的,但那些东西却从未在雷狮的眼里留下过什么印象,况且他本身对于那种近乎于完美的外貌并不感兴趣,太漂亮的人会让失去欲望,尤其是漂亮却没有什么内涵的人。

  

  雷狮的指甲无意间划过了金的脖颈,谁也不知道他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就算是雷狮自己也说不清楚。

  

  金打了个激灵,微痒而又刺痛的触感,差点儿让他喊了出来,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脖子上面多出来个东西,转过头一双晶亮的蓝色眼睛瞅着雷狮,“这是干啥?”

  

  “送你的。”

  

  “啊?你送我这个干啥?而且我本来就欠了你钱了,你这算什么啊?”

  

  “那个算是你欠我的,这个算是我送你的。”

  

  “你这什么逻辑!况且我白白收你的礼物做什么!”

  

  “定情信物。”

  

  “……啊?什么?”

  

  为什么你们两兄弟俩说话怎么都这么不明所以呢?定情信物?谁和谁定情的?怎么说的?这么直接直白的?脑中乱七八糟的,金觉得跟这两兄弟交往真的累心,“我说你开玩笑的吧……”

  

  雷狮没有直面回答金的问题,只是挑了挑眉眼,一脸兴味的笑着,“你要是不想要,扔了就是。我雷狮送出去的东西,还没有收回来的道理,不想要就直接扔。”

  

  全然一副“老子就是想这么做,剩下的跟我无关”的态度。

  

  “……”

  

  ……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金一脸黑线,不知道要回复写什么,骂人不对,不说点儿什么憋屈的慌,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有钱人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坠子是雷狮亲自给他戴上的,摘下来丢给雷狮,不行,戴回家感觉尴尬,左右为难之下,最终做了个折中的处理,“……我收下了,谢谢,以后我在送你点什么吧。但是这个东西太昂贵了,我先就不戴着了……”

  

  将近四万的东西挂脖子上,感觉会连话说不出口,哑着嗓子呼吸困难,以至于最后被勒的窒息。正如同这个男人蔓延而来的充满压力和侵略感的气息。一点点逼近,令人不知所措。


  “已经送你了的东西,随你。”

  

  一语成谶,无论是雷狮一句戏言终究成了两人用来定情信物,还是最后这句“随你”,雷狮对于这段感情开始的随心所欲,而最后当金准备这段感情结束之时,更是“随心所欲”,当它碎裂的那一刻,大抵就意味着两个人的感情走到了尽头。即便只是世事无常,上天不公而已。

  

  或许金从最开始就不应该把那些碎片带回家,亦或许是当时雷狮亲手给金戴上的时候,就不应该摘下来……


  ——————《淬血琥珀》第六章完——————


  文章只是狗血而已,并不虐。


  再再一次祝云儿生日快乐!

  

  


评论(10)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