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

【瑞金】欢喜梦:等我回来,祝格瑞生日快乐。

  ●瑞金only,祝格瑞生日快乐(12.14),祝沐沐生日快乐!(12.16)

   @不能吃的八珍 

  ●这是一封信,格瑞给金的一封回信,按照信件写的时间,就是格瑞生日那天(12.14)。(拖更太可怕)

  

  ●时间背景为1941年……


  ●前文:《欢喜梦:生日快乐》


  【正文】


  金:


  见信如唔。


  待我向秋姐问声好,信寄来的时间刚刚好。


  我的名字你想喊就直接喊便是,你又不是今天这样。


  倒是关于生辰之时,与其祝贺我,不如替你自己庆祝更为合适,寄信的时间是11月17日,明明距离你的生辰也只剩下八天,你倒是丝毫不提及你自己。


  几日前其实我本打算写信给你的,但是一直腾不出来时间,虽然已经迟了,但还是要祝你生辰快乐。


  你问我这里的时间怎么样,其实也不过如此罢了,有时候精确到了秒,有时候却缓慢的要命,甚至有时候感觉时间都静止了。我在这里过的时而精准,时而浑浑噩噩。但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持清醒就是了。


  金,你不需要在意戏班子的时间,更不需要在意上海的时间,只需要记得日出的时候就该忙碌了,日落的时候,按时归家便好。这里的下雪天也很热闹,或许说少有不热闹的时候,可是即便热闹的真实,也不是什么漂亮的景象罢了。我倒是希望你能够留在虚假繁荣的上海,在这种地方安生的呆着最好不过,即便是你不喜欢的莺歌燕舞,纸醉金迷。


  你说我当日离开之时走的愤恨,走的坚决,除了七七那会儿,从未见过这么明显的情绪波动,其实曾经还是有过的,你只是忘记了罢了。但是忘记了最好,毕竟你不需要承载这份感情。


  当日离开我确实没控制住心情,你不必给我道歉,反过来应该是我应该给你道歉,吓到你了吧。


  谁都有私心,我本来是想走,又不想走而已,如果真的有那么坚决,便不会留下来了。


  这世界上谁不是努力的活着呢,就算是蹲在地上乞讨的,也没有非要悬梁自尽或是找个山头一跃而下。你演戏是你的能力和坚持,我当兵是我的选择。又不是名垂青史,我又比谁能厉害到哪儿去了?


  秋姐替我缝制衣服,你拿自己的钱买布,还要把自己攒下来的钱邮寄给我,其实都已经身处在这战场之中了。


  代我再一次谢谢秋吧,衣服做的真的很好。天气正冷,衣服来的很是时候。至于你缝制的名字……以后不要再缝了,线里都洇着干涸了的血,件件都有,可见你实在不适合干这个活计,到头来搞得满手是伤,就没必要了。秀锦阁的布匹要是真的不便宜,以后就不去那里了,隔壁的老粗布坊一样是可以的,那里的老爷子也是我从小就认识的了,肯定会给你算的便宜一些。


  报纸写的东西,都是夸大的,复杂的,你看不明白是正常的,以后就不要看了,你倒不如回家看看小说,读读剧本来的实在,看报纸实在对你没多大用处,到头来还惹了个失眠,回头秋姐肯定要记挂了。


  再说了,你第二天还要登台,一夜不睡肯定没精神,况且还会哑着嗓子,这怎么唱戏?到时候就算戏院老板对你诸多照顾,那些“大老爷”们肯定要指指点点,别说会影响你的名声,光是应付那些人的脸色是一件糟心的事情了。


  既然是演戏就专心演戏,别把心分在我这里,我要是有什么要告诉你的话,我会写信告诉你的。


  现在陕西这里也没什么大事,每天大抵都是一样的,该背着枪上战场就上战场,听从指挥,只是有时候战况紧张了点儿,蹲在战壕了许久都不能动,或许难捱,但最后我还不是坐在这里给你写信吗?有时候也姑且听团长政委开开玩笑之类的。其实论战争的话,不过就是输赢而已,但是这场战争是不会输的。


  既然不会输,那么就没什么好担忧的了,你和秋好好在上海过日子,就算是偶尔路过了这里也不要过来,不一定会见得到我,我可能会出任务,况且你们戏班子的时间也紧张,十有八九要白来一趟的。就算是没看见我穿军装也没关系,早晚都能看见的,并不急于这一时。


  你觉得不公平,其实并没有不公平,你的戏服那么多,我见你穿着也不过是那么几件,而我的军装也就那么两件,缝缝补补的穿了许久。怎么看都看不出来个花来。至于穿上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毕竟我自己又看不到我自己,领导司令员们倒是精神抖擞,好歹领导者的气质就跟我们不一样,没有什么可比性。


  说起来,我走的时候你还不是台柱子,演的多是一些小角色,我见你穿的戏服也都是破破烂烂的,但我没想到这两年你发展的这么快,连陕西这里的一些“大老爷”都传出来过你的名声。


  所以说同样的,我还没听你唱过什么戏的,尤其是你做主角的戏,到头来大家都一样罢了。


  天儿真冷,行了到此为止吧,感觉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这毛笔都冻的不好用了,字也写的歪歪扭扭,虽然很想重写一遍,自己都不怎么能看得下去,但是下次腾出来给你写信的时间,可能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虽然还是晚了,但还是再一次祝你生日快乐吧。


  祝安,等我回去。


  我会穿着这身军装回去见你。


  格瑞


  1941年12月14日


  ——————《欢喜梦:等我回去》——————


  格瑞说有时候精确到秒,有时候时间缓慢的要命,有时候却是静止的。


  精确到秒是紧张的任务,缓慢的要命是蹲在一个地方坐死在了那里不动,而静止……是有人战死了。


  这里下雪也很热闹,感觉没有不热闹的时候:因为一直都在打仗故而很热闹。


  所以即便上海虚假,无论是繁华还是安全,格瑞都想金留在那个虚假的繁华安全的地方。


  老粗布坊的布更便宜,其实不单单是便宜,是老爷子的态度肯定会比秀锦阁的好。


  毛笔都冻的不好用了是借口,字写的歪歪扭扭的主要原因,是格瑞受伤了。


  以及:两封信之前之后的故事要看吗……


  最后再祝贺一次格瑞生日快乐,沐沐生日快乐。


 


评论(3)

热度(97)